Fandom

Ro-Kyu-Bu! Wiki

Comments0

Ro-Kyu-Bu! - Another Chronicle: Chapter 0

我和一个外国人——确切地说是墨西哥人——合写的同人。《萝球社》在欧美也有相当的人气,然而大多数欧美受众对于《萝球社》的印象仅限于动画片和漫画,当得知这些都是基于一部轻小说的时候他们非常惊讶,也很嫉妒中国在二次元方面的“地理优势”。由此既雄辩又事实地证明一点——想要好货,直接去原产国采购!不要坐等进口!

※ ※ ※ ※ ※ ※ ※ ※ ※ ※ ※ ※

【总OP:《If My Sister's in Trouble》,选自《修女也疯狂》】

※ ※ ※ ※ ※ ※ ※ ※ ※ ※ ※ ※

第零章:切入快车道

【背景音乐:MIDI版《霍斯特•威塞尔之歌》】

出现画面:室内篮球场,几个小女孩的背影,她们面对篮筐。

出现主目录。篮球模样的光标选择了“第零章”。

出现巨大的美术字体“Get Psyched!”,以及一个正在被逐渐填满的进度条。

【背景音乐停止】

※ ※ ※ ※ ※ ※ ※ ※ ※ ※ ※ ※

室内篮球场。两个六岁左右的小男孩正在打球。其中一个头发和虹膜都是棕色的,当然色调有所不同;而另一个头发是黑色,虹膜却是蓝色。

篮球场的大门被拉开,进来两个魁梧的成年男人——或者说成年版海尔兄弟——因为其中一个皮肤黝黑,深褐色头发和虹膜;而另一个则是白皮肤,金发碧眼。

皮肤黝黑的男人:“小子们!你们已经过点了!收拾收拾然后洗澡更衣上床睡觉!”

“可是我们还没玩够呢!”棕色头发的男孩子抗议道。

“没错没错!所有的小孩最不愿意的就是睡……”黑头发蓝眼睛的男孩子附议。

那个白皮肤的男人坏笑,并且用一口流利的日语说:“我们有强制执行权,虽然并不想滥用这权力。你们决定吧(Your call)。”

悻悻地,两个小孩收起篮球离开。

镜头逐渐拉远,显示出这个篮球场位于一个巨大的集装箱式的建筑内。而这个巨大化的集装箱耸立于茫茫冰原之上,沐浴在咆哮的狂风中。漆黑的夜空里,无数星斗以及飘带一样的、因为太阳风撞击高层大气分子的电离作用而产生的虚幻的光芒正在闪耀。这里在地图上被标注为“昭和基地”。

※ ※ ※ ※ ※ ※ ※ ※ ※ ※ ※ ※

多年以后。

七芝高中。

“怀德纳同学!”

没有反应。

“一辉·怀德纳同学!”老师的音量提高了一半。

没有反应。

“一辉·约瑟夫·怀德纳同学!”这次音量提高了一倍,老师脸部的肌肉抽搐着,看来气得不轻。

终于一个侧着脸趴在课桌上的、睡得死沉死沉的、黑色头发蓝色虹膜的男学生揉揉眼睛醒过神来:“老师下午好。”

教室里响起其他学生(尤其是女生)的窃笑。老师被噎得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如果不是现在上课,我真不忍心打扰你那副幸福地熟睡的表情。和梦中情人约会对不对?”学生们又是一阵窃笑。

Нет,我梦见自己变成了B. J. Blazkowicz,正在异空间和德国人对打。”这个名叫“一辉·约瑟夫·怀德纳(かずき·Joseph·Wedner,日语配音:中田譲治)”的男生接茬接得很快。

这回轮到男生们窃笑,而可怜的老师估计要改通俗气声唱法了,因为他已经气得嗓子都差音了。

“你站到黑板这边来!回答这道题!”老师一掌拍在写着几行英语的黑板上,几乎把玻璃拍裂了。

一辉倒是一点都不怕。他信步走向黑板,三下五除二写上正确答案。

“呃……好吧。你可以回座位了。下次注意认真听讲。”老师表示弃疗,而学生们发出第四阵窃笑。

原本死气沉沉的课堂气氛似乎一下子活跃了不少,刚才还恹恹欲睡的学生们现在都面带微笑双目大睁——即使冗长的授业的剩余部分依然枯燥乏味。然而这一切都与某个坐在窗边的男孩无缘。

这是个长相颇好看的男孩,头发和虹膜是色调有区别的棕色,皮肤和面部线条以同龄男性的标准来看稍显细腻。放在平时,他一定会和其他同学一样被班里的这个活宝逗乐,但是这个男孩现在目光空洞神情呆滞,仿佛丢了魂一样。他没有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也真是个奇迹了。

※ ※ ※ ※ ※ ※ ※ ※ ※ ※ ※ ※

放学后。

Deathshead!嗨!该撤了!”一辉走到这个呆呆地平视前方的大名叫“长谷川昴”的男生面前。

“哟嚯!长谷川昴!”一辉伸手在昴面前晃晃。

すばる·Deathshead·はせがわ!醒醒!

一辉叹了口气,随手拿起自己的铅笔盒还有昴的铅笔盒,在他耳边猛地一敲,总算把昴的魂魄从另一个世界召回来了。

“放学了!跟我一起打街机去!我需要一个副射手和僚机。”

“坚决不去。”昴一扭头。

一辉又叹口气:“还在纠结吗?不过是休社一年罢了。而且法律又没禁止我们打篮球一年。再说社团停了不正好多点自由时间……”

“别哪壶不开提哪壶!”昴暴怒。

吧好吧。我不提。你想开了再找我。一辉拎起书包走人。

骑车前往游戏机中心的路上一辉回想起把自己的朋友变成这副消沉模样的原因:作为体育特长生,他们两个本来想着在七芝高中的篮球社团大展身手,和校队一起杀入县高中篮球联赛摘金夺银;上大学之后再继续参与全日本大学篮球冠军赛;最终目标是成为日本国家篮球联盟的一份子并且入选国家队……然而天不遂人意,就在两天前,篮球社的社长——好像叫什么水琦,和顾问老师的女儿——芳龄11岁——私奔了。盛怒之下,顾问老师勒令篮球社休社一年。一辉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唯一不爽的就是那个不负责任的社长的事情跟社员到底有神马关系?!结果大家都跟着连坐——从这个角度看那顾问老师的女儿也应该被拐走。而昴的反应却跟天塌下来似的,就像“信仰/精神危机”或者“创伤后心理压力紧张症候群”的临床表现的一种,甚至还发出了“干脆就此引退得了,已经没有继续打球的理由”的言论。可怜的家伙!或许应该带他去见心理医生,要不就去找神父告解。

※ ※ ※ ※ ※ ※ ※ ※ ※ ※ ※ ※

三声枪响,一辉用光线枪把“KJW”三个字母输入商用游戏机屏幕上的高分榜。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他把枪插回枪槽转身出门,目的地是超市——当飞行员的爸爸常年在国境线外面飘着,经营居酒屋和酒吧的妈妈也是甩手主妇——在家的时间只相当于在店里的时间的零头,因此他不得不独自一人操持全部家务——不过从积极的角度来看倒不是坏事——俗话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家务万能无论二次元三次元、无论男女都是大加分。

一辉正在将购物车里的内容和购物清单上的内容一一对照,顺便进行预算的审计。确认无误之后他决定用剩下的一点零钱买个布丁——巧克力味的——犒劳自己。不过他最好速度起来,因为摆放布丁的冷柜里面只剩下一个巧克力味的了。然而就在他伸手去拿布丁的一瞬间——

哇!辉惊叫,因为他抓住的不是布丁而是一只白嫩的小手。

哇!这一声是女孩子叫的,毫无疑问是这只白嫩的小手的主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一辉急忙转身鞠躬。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方——也就是那个女孩子——也在道歉和鞠躬同时进行。

不不!你不用道歉!我不知道……哇噢……两人同时直起身来,一辉这才看清楚面前的女孩子的模样。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白皙的皮肤和端正清秀的相貌仿佛出自著名漫画家之手、咖啡色的短发、虹膜是橙色的帝王玉;然而她最引人注目之处还是身高——目测在五英尺半到六英尺之间——即使现在的女孩子发育远胜以往,这样的个例也是稀世珍品;当然还有一处引人注目的地方就是——好吧,连衣长裙的被撑得鼓挺挺的胸脯的那一部分——目测起码有F——即使现在的女孩子发育远胜以往,这个尺寸也不多见。

我应该道歉……是我不对,没有看见哥哥也想买这个布丁……女孩子的声音把一辉拽回现实。

接下来两人陷入了一场持久的确认唯一的巧克力布丁的归属的推让之中,双方都坚持对方应该得到这个布丁,看起来超市关门之前是不会出结果了——如果不是一辉突然灵机一动。

“小妹妹,既然这个布丁归我,我是不是可以随意处置它?”

“……是……是的……”

“那么我把它送给你。”一辉大方地把布丁交给女孩。

“……哎……哎?”女孩一时没反应过来。

一辉:“你看,如果我拥有这个布丁又把它送给你,它就是你的;而如果你拥有它,它也是你的。所以无论谁拥有它,它都属于你,还有问题吗?”

“哎?是……是呀……谢谢!”女孩含羞带怯,鞠躬如捣蒜。“娇羞的女孩实在太萌啦!”一辉心想。

“……那个……时候不早了,我们是不是也该……分头继续前进……”一辉提醒道。

于是两人告别。女孩小心地捧着巧克力布丁离开了,表情仿佛收到了定情信物的恋爱中的少女一样。“这是少女漫画的展开吗?男主角和女主角偶然的邂逅,然后就被命运的红线连在一起?”一辉忍不住心里吐槽。

“可爱的高个子小妹妹,有缘再见吧。”虽然心里吐槽,一辉并不反对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甚至还挺高兴。

※ ※ ※ ※ ※ ※ ※ ※ ※ ※ ※ ※

隔周星期一中午。

七芝高中教学主楼的楼顶天台。

一辉正在狂灌牛奶。他一米八四的身高可不是白来的,是天天喝牛奶吃牛肉外加体育锻炼修成的正果——当然,父辈优秀的染色体也算一个原因。另一边,昴一边吃便当一边长吁短叹——看来“信仰/精神危机”或者“创伤后心理压力紧张症候群”的负面效果没有明显减弱。

“好大的肺活量……”一辉吐槽:“咋地,Deathshead?梦见被异形女王追杀还是被美星姐追杀?我相信你更倾向选择异形……”

【脑洞开始】

Cosplay成德意志国防军的昴没命地逃,后面是一辆IS-2重型坦克,坦克上面是一个紫色长发的、虹膜是黄绿色的钙铁榴石的、cosplay成苏联红军并且得意地哈哈大笑的女人。

【脑洞结束】

昴:“别提醒我!说不定我今晚真的会梦见……”

一辉同情地耸耸肩。篁美星,长谷川昴的小姨,超越憨豆先生和蜡笔小新的有破坏无建设的无冕女王的存在。俗话说亲人不能选择,摊上这么个小姨只意味着一件事:上辈子坏事做绝把人品都败光了。一辉心想,以后如果有人向昴问起美星姐,他一定会这么回答——

【脑洞开始】

昴坐在一间斑驳的屋子里,抱着步枪:“她?我认识她。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你知道,世界上有三种祸害分子:一种仇视他人的成就、另一种追求毁灭的快感、还有一种生来就本能地擅长上房揭瓦或者说是‘汪达尔主义(vandalism)’,就是这三种。至于她?她是个真正的有破坏无建设的祸害分子。”

【脑洞结束】

这绝不是对美星姐的夸张的描述,一辉心想。当听说美星姐当上了小学老师的时候,一辉反复查看日历,甚至查阅国立天文台的网站,以确认那天不是愚人节。

“教育省的智商,还有祖国的花朵的未来,真心令人捉急。”这是一辉对于美星姐投身初级教育行业并且被相关机构接收的评价。

※ ※ ※ ※ ※ ※ ※ ※ ※ ※ ※ ※

放学后。

昴正在收拾书包。一辉:“终于想开了,Deathshead?比我想像的快多了。”

“只是有约而已,B. J.。”

“有约?你什么时候交上女朋友了?难道之前一直都是为情所困?!”

“这都哪跟哪儿?!美星姐强迫我帮她办一件事,从今天开始每隔一天干一次,一共三次。”

“美星姐让你干什么?袭击糖果工厂还是洗劫玩具仓库?”

“我倒希望是袭击糖果工厂神马的。”昴背上书包,叹了口气:“我先撤了,以后再细说与你。”

Live long and prosper,愿原力与你同在。”一辉拍昴的肩膀以示支持,还做出著名的瓦肯手势。

“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原力和斯巴克。”昴一边说一边出门走人。

※ ※ ※ ※ ※ ※ ※ ※ ※ ※ ※ ※

一辉躺在一条穿城而过的小河的河堤上的草坪中,心脏像气锤一样猛跳仿佛要撞破胸腔,旁边扔着他的自行车——为了提升体力以应付未来的球赛,他刚刚骑车绕城好几圈以测试自己的极限——然后就精疲力竭地躺在草坪上休息——没错!和昴不同,一辉总是能积极地看待人生,也就是俗话说的“热爱生活”。

“没想到这草本植物地毯这么舒服,睡上一觉都不觉得稀奇。”一辉真的产生了就这么睡一觉的念头——如果不是某些声音引起他的注意:“女孩子?好像还不止一个。而且从声线判断……应该是小学生吧?”

“我觉得长谷川先生是个好教练。”

“附议!希望下次他能传授一些必杀技给我们。”

“真帆你一定看太多漫画了,长谷川先生再厉害也不可能像‘那些’一样啦。”

“噢——!日向觉得昴哥哥很帅!”

“对……对不起大家!我当时情绪失控了……”

“没关系的爱莉!阿昴哥很善解人意的!”

……

长谷川?昴?这两个名词怎么这么如雷贯耳呢?难道这就是美星姐强迫Deathshead去做的事情?然后他的萝莉控之魂觉醒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一定要成为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到现场目击并且嘲笑他的人!”一辉兴奋地伸出胳膊在天上挥拳,接着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并且扶起自行车——任务更新!回家做饭然后去“毁灭战士酒吧”给妈妈送饭!

※ ※ ※ ※ ※ ※ ※ ※ ※ ※ ※ ※

星期三放学后。

一辉悄悄跟踪昴到达公交车站,记下他乘坐的公交车的路线号,在自己的手机上查到完整的运营路线图并且和城市地图对照。

“慧心学园前?这不是美星姐上班的地方吗?一定是这里。” 一辉迅速在地图上找到了目的地的位置和推荐骑车路线,然后蹬着自行车出发了。

“还真是个气派的学校。”一辉跨着自行车停下,一边端详作为目的地的慧心学园一边用手机查阅相关资料,然后大摇大摆地走向正门——让保安不会觉得他别有用心。

“奉篁美星老师之命,给她的外甥长谷川昴送东西。”一辉忽悠保安。

“篁老师?好吧他的外甥应该在篮球馆。你可以进去,不过别停留太久。”保安给一辉开绿灯。就在经过岗亭的时候,一辉听见保安小声叹口气还碎碎念:“那个女人到底害了多少人并且还要害多少人才罢休……”

“美星姐你的形象啊……”心里吐着槽,一辉按照学校的地图走向篮球馆,沿途躲避着疯玩野跑的小学生们:“真怀念那个无忧无虑的时候。”

※ ※ ※ ※ ※ ※ ※ ※ ※ ※ ※ ※

站在篮球馆的大门前,一辉小心地把耳朵贴上去听里面的动静。

昴的声音:“今天从伸展运动开始。”

“好——!”女孩们的声音。

就是现在!一辉猛地开门:“抓到你啦!Deathshead……哇噢……”后来他回忆起这一幕的时候说:“我当时真应该戴上三千倍护目镜。”

昴面前站着五个女孩子——小学生年龄段的,都穿着运动短袖和运动短裤。听到一辉的声音六个人一齐扭头看这个不速之客。

“太耀眼了!”一辉心想:“Deathshead你这家伙竟敢私藏如此萌物还一藏就藏五个!”他向女孩们挥手:“各位小美女近来可好?”

B. J.?!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昴惊讶得简直能囫囵吞下一个网球,这可不利于帅哥形象。

“我跟着你到车站,记录你坐哪路车,查询沿线的学校就找来了。”一辉颇得意。突然一只拳头破空而至。“嘿!你这是谋杀!”他急忙挡住昴的拳头。

B. J. 你小子竟敢跟踪我!今天我要教会你好奇害死的不仅仅是猫!”昴接二连三地出拳,被接二连三地挡住或者接住。

Deathshead你注意点儿!孩子们都看着呢!影响不好!”又接下昴的一拳,一辉向他示意站在不远处的、表情是清一色的“这到底是神马展开”的女孩们,昴这才停手。

终于站在最右边的那个女孩说话了:“长……长谷川教练……你认识……认识他?”这个女孩梳着紫色短发,头发一侧绑着深色的缎带,虹膜是紫红色的镁铝榴石,左眼下还有一颗痣。

“啊……抱歉大家受惊了。这家伙是我……”昴一把推开一辉,不过刚要解释就被一辉反过来推向后面。“在下一辉·约瑟夫·怀德纳,是和你们教练从小玩到大的幼驯染。初次见面,请多关照。”他立正,脚后跟一磕,向女孩们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女孩们愣了一下,赶快回礼,不过她们动作很不标准,有几个甚至错用左手。

就在这时一辉注意到了一个被忽略了很长时间的事实:“布丁妹妹?世界真小啊!”意指站在从左边数第二个位置的高个子女孩。

“你……你好……布丁哥哥……那天真是谢谢你……”那个女孩羞涩地搓手,双腿也相互摩擦着:“那个……我叫香椎爱莉……请多关照……”

“哈哈不用谢不用谢。很高兴认识你,爱莉妹妹。”一辉向她做出一个大拇指朝上的手势。他心想:“这是萌杀我的节奏吗……等等?她是小学生?高个子女孩是一回事,高个子小学生(还是女生)完全是另一个性质的事情了!如果好好培养一定能成就篮球达人……”

“这就是爱莉一直说的大哥哥?嗯,长得还不错嘛,虽然阿昴哥的颜值更胜一筹的说。”说话的是站在从右边数第二个位置的女孩,看来应该是这五人小队的气氛制造机。她有一颗俏皮的小虎牙,虹膜是蓝方石的颜色,一头金发梳成双长辫,只要再加上两条缎带或者两个团髻就是缩小版的芳乃樱或者月野兔了。“初次见面,三泽真帆参上!”她自报姓名。

一辉:“很有活力的小美女,真帆妹妹。以后也要一直这么活泼哦。”

“萌大奶。”真帆大笑道。

“噢——!大哥哥你好!我叫袴田日向,请多关照。”随着柔柔的声音,站在最左边的女孩子模仿双手提起裙摆的动作行了一个“公主礼”。她身材娇小,和爱莉相比完全是另一个极端;晶莹剔透的烟水晶一般的虹膜加上陶瓷一样白净细腻的皮肤、以及精致的五官和末端微卷的浅粉色长发,简直如同出自名工匠之手的洋娃娃有了生命一样。

“日向妹妹你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一辉想:“这就是‘好想抱回家’的具现化吗?果然每支队伍都有一个超萌的吉祥物!”紧接着他察觉到某些蛛丝马迹:“为什么她和爱莉妹妹一样不说‘初次见面’?难道我们以前在哪里相遇过?算了,也许我记错了。”

站在中间的那个把淡蓝色的长发梳着两个麻花辫的、虹膜是青金石颜色的女孩推了推眼镜,闪出一丝狡黠的光芒:“过去几天爱莉一直在谈论有个帅哥如何如何温柔地和她说话,如何如何好心的送她布丁,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而且看起来是能够靠得住的类型。我是永塚纱季,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一辉抱拳:“承蒙夸奖,爱莉妹妹和纱季妹妹。”这个叫纱季的眼镜娘肯定属于理智冷静的学院派,团队的军师役。

最后自我介绍的是最早提问的那个紫色短发的女孩:“凑智花,慧心女篮队队长。热烈欢迎长谷川教练的朋友。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这里也请多关照,可爱又帅气的队长妹妹。”

突然一辉的后脖梗被昴揪住并且被往外拖:“B. J. 你已经聊够了!现在退避!别打扰我们训练!”

真帆:“B. J.?还有刚才的Deathshead的意思是?”

一辉一边被拖走一边说:“我们的绰号。他是Deathshead我是B. J.。你们都可以这么叫我们。”

真帆作仔细观察状:“可是你看着不像B. J.,阿昴哥也看着不像Deathshead。”

一辉:“那就使用你们各自觉得最方便的称呼就行。对吧?”他扭头问正在拖拽自己的昴。

“没错——出去!”昴毫不温柔地把一辉扔出篮球馆。

“各位小美女回头见,I’ll be back…”一辉还想来个飞吻,但是完成动作之前篮球馆的大门“咣”一声在他面前重重关闭,还上了锁。

※ ※ ※ ※ ※ ※ ※ ※ ※ ※ ※ ※

大约两小时后。

蹬着自行车的一辉:“慧心女篮队的临时教练?”

坐在车后架上面的昴:“美星姐就让我干这个。”

一辉:“她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使你屈服?难道是‘不听话就XXX’的诅咒?”

昴:“你不会想知道的。善意的提醒:赶快销毁所有的日记,一定要连渣都不剩。”

“我大概能猜到一二了。”一辉伸手做出拐弯的示意,然后拐进另一条路。

※ ※ ※ ※ ※ ※ ※ ※ ※ ※ ※ ※

赛百味快餐店。

“你觉得她们五个里面哪个最好?”一辉问。

“呃?”昴几乎被噎着。

“换一种问法:她们之中哪一个吸引了你的全部注意力?至少是主要注意力?”

……还真有一个……昴说。一辉模仿斯巴克做出挑眉毛的动作。

智花妹妹……我第一天教她们篮球——当然不能算教——的时候。无意中看到她做出了一个跳投……实在是太完美了!我无法描述……即使把《现代日语辞典》翻烂也找不到足够的形容词……

一辉:“你一定想说‘原力指数超两万’。恭喜你发现了‘被选中者’。”

“可惜我不是犹达或者魁刚·金,连给欧比万擦鞋都不够格。”昴叹口气,看着自己面前几乎丝毫未动的食物和饮料:“不过那孩子……有些别的……为什么当我看到她的时候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事情变得比想像的更有意思了。” 一辉喝了一口可口可乐。

“嘿!别往歪了想!”昴抗议。

“我已经想歪了。”一辉坏笑。

“随便你了。”昴表示弃疗。

“话说回来,其他四人的篮球怎样?”

“糟透了!虽然有一点基础知识和技能,也只是纸上谈兵。”

“那不是更好嘛。从零开始教。”

“问题是她们……唉……你不会了解的……”昴做出了一个经常在电视剧里面出现的表示无可奈何的动作——胳膊肘撑在桌子上,手蒙住眼睛和额头。

一辉:“至少先把晚饭吃了,加满燃料。”

※ ※ ※ ※ ※ ※ ※ ※ ※ ※ ※ ※

星期五放学后。

“听着,你可以待在这里,但是只能在外面等待。”昴和一辉一前一后地走向篮球馆。

“纳尼?!之后的两小时我该怎么熬过去?!”一辉不干。

“你随身携带了掌机,玩游戏听音乐看LP视频(注:Let’s Play,国外流行的一种晒游戏通关视频的活动,有团体个人、专业非专业、评论无评论……之分)都行,就是不许进去。我已经满脑子官司了,最不希望的就是节外生枝。”

“……好吧。原来你让我来只是想要个免费的车夫和一顿晚饭。”

对你跟踪我的惩罚……这是什么?昴突然停住,走神的一辉几乎撞上去。原来他们已经不知不觉陷入了五个小学生——男生——的包围。

一辉:“我不介意迎宾委员会,虽然更希望是女生……”

“你们两个!”五个小学生当中为首的那个,头发支楞得像刺猬:“你们是女篮队的新教练?”

“现在看来他们应该是男篮队,我想象不出还有谁会看着女篮队不爽。”一辉对昴耳语,然后指着他说:“他是,我不是。”

“作为她们的教练,我以为你会……更年长。” 刺猬头男孩评价道。

“作为男篮队员,你比我想象的矮。”正在不爽(当然这段时间他就没有爽过)的昴反击。

“切!我就这点缺陷都被你说出来了……算了,我们想跟你谈谈。”包围圈缩小了。

昴(小声):“为什么你也跟来?”就在两人被“押送”着去操场旁边的体育器材储藏室的时候。

一辉(小声):“我觉得他们并非善类,所以你需要个打手。”

昴(小声):“注意力量控制,造成不可逆生理或心理损伤就糟了,要被起诉的。”

一辉(小声):“能力有限,无法保证。不过有一点你可以安心:我不认为在那里能找到一柄护手剑(rapier)或者类似的金属制品。”

体育器材储藏室。

昴:“退出?”

“没错!”刺猬头男孩直言不讳地说:“那个所谓的女篮队从来没有参加过一场比赛却占着篮球馆,而且连训练都只是把篮球当玩具扔来扔去。我们男篮队早就受够了!”

一辉插嘴:“为何你们不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篮球馆的空间足够……”

“和那些把篮球当成玩笑的家伙们一起?这是对我们拿过名次的正规篮球队的侮辱!尤其是那个真帆!总是出言不逊!”刺猬头满脸怨恨。

一辉扭头小声对昴说:“武士的荣誉外加私怨。”昴微微点头。

“所以我们赌上男篮队之名,用比赛决定谁有资格拥有篮球馆!”刺猬头男孩握紧双拳,仿佛在发表战斗檄文。

“比赛?”一辉小声问昴。昴以同样的音量回答:“男女篮球对抗赛,下周日。如果女篮队输了就让出场地并且解散。”

一辉:“你对我隐瞒了这些。”昴:“我也是前天才从孩子们那里听说的,而且你真以为她们现在的水平有可能仅仅两周就进步到和这些人比赛(且不说获胜)?”一辉没回应,但是表情明显是“你说的是客观事实”。

刺猬头男孩:“没想到真帆大言不惭……居然接下了挑战状!还吹嘘顾问老师给她们找了超强的教练……”

昴:“……所以你们担心我这个‘超强教练’会把女篮队训练得强过你们,为了确保胜利你们就恐吓我让我退出。”男孩们一齐点头。

“我真想哭(For crying out loud)。”昴扶额。一辉:“我部分地收回刚才的话。私怨没错,但是没有武士的荣誉。”

“好吧。现在让我澄清三点重大误会:首先我不是神马特别厉害的教练;然后即使我确实很厉害,女篮队的基础也实在太差,天天训练也不可能有太多进步;最后就是我只训练她们三天,今天就是第三天。”昴解释道。

“呃?”男孩们很惊讶,他们马上聚在一起碰头,用听不清的音量讨论着什么。

昴:“听着孩子们,如果你们不介意,至少让我把今天的训练完成。老师应该教过你们‘有始有终’吧?”

“既然这样,你们可以走了。顺便告诉她们愿赌服输。”男孩们主动让出储藏室的门。

“这也是我正计划的。”昴和一辉离开。

※ ※ ※ ※ ※ ※ ※ ※ ※ ※ ※ ※

一辉站在校门口用掌机看视频,关于孤胆英雄大战德意志国防军和党卫军的。然后昴出现了,脸色很不好,表情比几天前更加消沉,好像刚刚得知自己被判决今后一百年内禁止打篮球。

“什么都别问。”这是昴见到一辉后的第一句话。

一辉理解地拍拍昴的肩膀。意思是“等你想说的时候我会听”。

在把昴用自行车载回家一直到两人分手的这段时间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对话,包括在快餐店吃饭的时候。

※ ※ ※ ※ ※ ※ ※ ※ ※ ※ ※ ※

星期六上午。

“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我深感歉意。”从一家心理诊所出来的时候,一辉对昴说。

“好像我们的立场弄颠倒了。”昴吐槽:“你已经为我做得够多了,而我却没说过一句‘谢谢’。”星期五晚上一辉为昴预约了一位心理医生,然而事实证明他的心病不是那么容易治愈的——即使是心理医生。

“朋友不就是为了这个才存在的嘛。”一辉一把揽住昴的肩膀:“至少咱们把周末过好,请你玩街机吃午饭。”

昴挤出一丝笑容:“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于是两人去商业区的游戏机中心消费,然后去Tim Hortons就餐(注:三次元的日本并没有Tim Hortons快餐店,至少现在没有)。一辉认为甜食也许有助于改善心情。

※ ※ ※ ※ ※ ※ ※ ※ ※ ※ ※ ※

离开商业区的时候,他们注意到不少人聚集在一个篮筐附近,原来是促销活动,连续投进十个球就有奖品。

“我要试试,你呢?”一辉问。昴摇头。

于是一辉走到规定的投球位置,轻易地完成挑战并且得到奖品——水族馆的免费入场券。就在他拿着奖品向外走的时候昴走了过来。

一辉:“我以为你不想再摸篮球了。”

“最后一次。”昴说:“再打最后一次球投最后一次篮,然后我就彻底休息了。”

毫无悬念的十投全中,昴得到少量现金奖励。他把钱都给了一辉。

今天两人是乘坐公共交通各回各家。他们在车站分手。

※ ※ ※ ※ ※ ※ ※ ※ ※ ※ ※ ※

一辉家。

很普通的两层独栋楼,有一个小小的前庭同时作为停车场使用。

二楼,一辉的书房。他正在看着电视屏幕傻笑。屏幕上放映的是一两年前录制的比赛实况:昴和一辉率领一支原本成绩垫底的初中篮球队实现逆袭,居然一路砍瓜切菜在县初中篮球联赛上夺冠。颁奖仪式上接过金色的奖杯和证书之后,欣喜若狂的队员们把他们抛起来,接住,再抛……还把所有知道的最高等级的赞誉的词汇都用了出来,就差一边查《现代日语辞典》一边念了。

同一时间,城市的另一个角落,还有一个人也在观看同样的录像,只不过他一边看一边抹眼泪。

※ ※ ※ ※ ※ ※ ※ ※ ※ ※ ※ ※

星期日中午。

一辉漫步于水族馆——昨天赢的免费入场券用很小的一行字注明今天过期——也难怪促销的商家这么大方。反正除了学习之外也没有神马正经事可做,更何况一辉也不爱学习。

话说回来,水族馆还真是个令人摒息的地方。巨大的容器里面都是各种各样的海洋和淡水生物,五彩斑斓的珊瑚和藻类,还有小到虾蟹海参、大到鲨鱼虎鲸的上百种分类的动物悠游其中。兼具观赏性、知识性和趣味性,约会的理想场所。

“等我交上女朋友之后一定要带她来这里……”一辉掏出手机查阅游览指南:“下一站:触摸池。”

不少游客——主要是未成年人,蹲在或者俯身站在触摸池边缘,伸手和性情温顺的大型海洋动物亲密接触。然而其中有一个鹤立鸡群的身影一下子就攫住了一辉的目光。

“爱莉妹妹。”一辉打招呼。

“哎?一辉哥哥?”爱莉很惊讶。她穿了一件白色上衣,外面套着米白色的外衣,并且用褶边和蝴蝶结形缎带装饰袖口和领口;下半身则是粉红色的花格及膝裙和黑色的长统袜。

一辉:“幸会幸会!今天你很漂亮哦。”

“哪里……不过被一辉哥哥称赞……好开心……”爱莉瞬间脸就红得像西红柿。

“既然有缘再会,不妨我们一起逛水族馆怎么样?”一辉不失时机地做出提案。

“哎?好……好的。”爱莉已经脸红得快要冒出蒸汽了。

“爱莉妹妹喜欢动物?”一辉看着她一脸幸福地抚摸触摸池里面的虎鲸海豚海豹海狮海象海獭……还和它们握手——或者说“握鳍状肢”。

“嗯,超喜欢!”爱莉兴奋得好像小孩子进了糖果店或者玩具店一样,如果不是力气不够,估计她会把这些动物们从水里拽出来当抱枕。

一辉:“爱莉妹妹果然是个又纤细又温柔的女孩子。”

“哎?一辉哥哥请……请别这么说……好难为情……”爱莉又脸红,但是心中窃喜。

“抱歉抱歉!哈哈!”一辉心想:“我才不告诉你我是故意的,因为娇羞的你实在太萌啦。”

※ ※ ※ ※ ※ ※ ※ ※ ※ ※ ※ ※

下午。

一辉推着自行车,和爱莉肩并肩走着。爱莉红着脸,不停地偷瞄一辉。两人一时无话。

终于爱莉打破沉默:“真的非常谢谢一辉哥哥。”

一辉:“为什么?”

爱莉:“这样和男生一起看水族馆、一起散步、一起聊天,对我来说都是第一次。我……我以前就很胆小,不敢和男生说话,更不敢和他们玩……所以今天对我来说是大革命。”

一辉:“既然这样,不用谢。我虽然不胆小,和女生一起出来玩也是第一次。要说大革命的话我们都一样呢。”

呵呵!哈哈!两人继续一起向前走,直到一个路口。爱莉妹妹的家在那边吧?那就此别过了。一辉把自行车拐向另一个方向。

那个……一辉哥哥……能请你再陪我走一段吗?爱莉小心翼翼地请求。

好的。一辉把自行车头调转回来。

两人又回到了无话状态。突然爱莉停下脚步。

爱莉妹妹?一辉也停下,回头看着她。

仿佛在纠结很久之后下定决心一样,爱莉一个深鞠躬:一辉哥哥!我有一件事情想拜托你!

一辉:喔喔!别介别介……

爱莉依然是深鞠躬状态:一辉哥哥是长谷川教练的朋友,我请求你劝他继续当我们的教练吧!

一辉:爱莉妹妹先直起身来,有问题慢慢说……

几分钟后。原来是这样。一辉这才明白为什么昴在周五为慧心女篮队最后一次执教之后会这么消沉。显然这些孩子们对昴抱有很高的期待——期待他能带领她们走向胜利。然而现实却是残酷的,因为不想看到孩子们因为残酷的现实而受伤哭泣的样子,昴选择了逃跑,并且从逃跑的第一秒开始良心就备受谴责。

虽然对于昴临阵脱逃不满,但是毕竟是自己的朋友,一辉还是得维护他:“一个人必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没有人能替他选择。长谷川优先考虑的事情和你们的不一样,虽然希望要是能够相反就好了,但是我们都没有谴责他的理由。希望爱莉妹妹和爱莉妹妹的朋友们不要误会。”

“我明白。”爱莉低下头,眼圈红了。面前的大哥哥在用委婉的方式表达他也爱莫能助吗?看来一切希望都断绝了。

一辉忍住一个微笑,因为他知道某些事情已经注定了——在面前的女孩提出请求的时候、在他们偶遇的时候、在他进入那间学校的篮球馆的时候、甚至在那场重大变故发生之前。一辉并不相信命运,但是他确实相信必然——相信有些事情必须去做。

“你看我行吗?”爱莉闻言抬起头。一辉:“回去告诉朋友们明天下午,还是那个时间在篮球馆集合,我来训练你们。”

爱莉反应慢半拍:“意思是……”

“没错,我接任慧心女篮队的教练。虽然不能给你们任何保证,但是这件事情我一定帮到底。无论输赢,我们都要有尊严地完成比赛!”

“一辉哥哥!谢谢你!”爱莉抹抹眼泪,一下子扑进一辉怀里,几乎把他撞下马路牙子。女孩子的香气瞬间冲进一辉的肺腑。

“这力道堪比刺猬索尼克……”毫无征兆就突然软玉在抱温香满怀,一辉一瞬间有些恍惚:“原来女孩子的身体是这么温暖这么柔软这么芬芳……绝对不能告诉Deathshead我的个人体验……上帝,如果你真的存在,请告诉我平时我真的做了那么多好事吗?”

突然爱莉明白过来自己正在干什么——在男孩的怀里。她猛地推开一辉,脸红得用发高烧形容都保守:“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因为太……太激动了……”她鞠躬如捣蒜。

一辉:“没事没事。今晚好好休息,准备从明天开始大干一场。”他心想:“如此蛮力……果然我没看错!是个篮球的好苗子!”

爱莉甜甜地一笑:“好的,一辉哥哥!”

送走爱莉并且估摸着她已经不在自己声音的最大传播半径以内之后,一辉迅速掏出手机按了几下,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穿着党卫军高级将领制服的德国老头,注明“Deathshead将军”。

“……是我。我需要你赶快……什么?好,马上就到。”一辉收起手机蹬着车全速朝自己家的方向前进。

与此同时昴放下手机,朝门外喊:“妈妈,一辉今天晚上来这儿吃晚饭过夜!”

“好的!”女人的声音。镜头近景拍摄昴的手机,屏幕上是一个端着冲锋枪的三十多岁的美国人,注明“特务B. J. Blazkowicz”。

※ ※ ※ ※ ※ ※ ※ ※ ※ ※ ※ ※

傍晚时分。

一辉家。

“妈妈你回来了?”一辉一进门就看见一个身材高挑、黑色长发、黑曜石虹膜的女人。

“哟,你回来了,一君。”一辉的妈妈——橘千惠,刚刚下班回家。她属于那种一把年纪还扮小鲜果的类型(一辉语),偏偏还真的是四十多岁的年龄二十岁出头的皮肤和身材。也难怪当年一辉的爸爸对她一见钟情还被迷得神魂颠倒,为了娶她连事业都不要了。

“你看起来很高兴也很着急,发生什么好事了?”千惠问。

“当然有好事,欲知详情且听下回分解。”一辉以最快速度收拾好明天上学需要的东西和觉得用得着的其他物品:“今晚我到昴家食宿,有要紧的事情和他商量。”

整装待发的一辉正在玄关换鞋。千惠:“路上小心,替我向七夕酱问好。”

“了解。”一辉骑着自行车很快就没影了。

※ ※ ※ ※ ※ ※ ※ ※ ※ ※ ※ ※

昴家。

长谷川昴的妈妈——长谷川七夕,给一辉开门:“晚上好,一君。欢迎,欢迎呀。”

一辉:“晚上好,七夕姐。抱歉打扰了。”

“别这么客气。”七夕给一辉拿拖鞋:“千惠最近好吗?”

“七夕姐你知道的,我妈妈没有任何变化,仍然工作不着家。”

“典型的千惠呢。”七夕笑笑转身离开:“今天晚上做一君最爱吃的黑椒牛排哦。”

一辉举起双臂欢呼:“耶!七夕姐最棒了!”和千惠相反,七夕是典型的贤妻良母,甚至相貌神情也给人这种感觉——和昴同样颜色的虹膜总是笑眼眯眯,而和昴颜色一样的长发扎成一个长辫子软软地垂在身后——方便做家务活。

七夕:“呵呵,难道一君的妈妈不棒吗?”

一辉:“除了不着家的那一部分。”千惠无奈地笑笑,他说的是事实。

这时昴出现并且示意一辉跟他进屋:“我们时间紧迫,赶快进来。”

昴的书房里面有一台连着高清电视的、用服务器主机改造而成的个人电脑,是一辉的爸爸——亚历山大·卡马克·怀德纳给他装配的。昴打开机器进入系统,向一辉展示数十个视频文件:“我向美星姐要来了所有慧心男篮的视频资料,剩下的时间我们一边看一边研究对策,必要时熬夜。”

还没等一辉说话,昴接着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今天发生了一些事情……我遇到了智花妹妹,然后带她到这里打了会儿球,谈了会儿心……送她离开的时候……我……我……”他考虑了很久措辞,然后心一横说道:“你尽管笑吧!反正我不能放着她,放着那些孩子们不管!我要帮她们赢!赢回她们的梦想和寄托梦想的地方!你帮不帮我?”

一辉当然没有笑。他向昴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欢迎归队,指挥官!”

昴回礼:“指挥官从来没有离开过岗位。”

一辉咧嘴笑:“就是这气概。”两人右拳握在一起。

……

※ ※ ※ ※ ※ ※ ※ ※ ※ ※ ※ ※

翌日放学后。

慧心学园。

昴伸懒腰:“一晚上没睡觉,见到孩子们之后可得精神点儿。”

一辉:“反正我上课时已经把觉补足了。”

昴:“你的人生哲学:篮球第一、游戏第二、至于学习……那是啥?好吃吗?”

一辉坏笑:“没人比Deathshead更了解B. J.。这就是所谓的‘硬币的两面’。”

说话间他们就到达篮球馆的大门。昴伸手开门,但是又显得有些犹豫。

“难不成你怕另一边站着黑武士达斯·维达?”一辉打趣道。

“就是黑暗皇帝帕尔帕丁(Palpatine)也比美星姐可爱。”昴说:“我当时说得那么绝情,即使现在回心转意了还是有点害怕面对她们……”

“赶快开门好吗?”

“好。”昴转动把手开门。后来一辉回忆起这一幕的时候说:“我当时真应该戴上六千倍护目镜。”

五个小美女,穿着裙摆很短的水手服——还是强调身体曲线的那种!如果这些还不够杀必死,作为附件的半透明的白色连裤袜和黑色的低跟鞋足以使人因为鼻血狂喷而只剩1HP

“欢迎回家,哥哥们!”她们一齐敬礼,这次没有人错用左手。

昴扶额。一辉则两眼放光:“太耀眼了!这是cosplay美少女战士的节奏吗?小学生果然最棒了!我真该把佳能相机和三脚架一起背来!”他立正,脚后跟一磕,向女孩们回礼:“副教练一辉·约瑟夫·怀德纳,竭诚为妹妹们服务!”

“慧心女篮队,全力配合!”女孩们礼毕,一齐回应。

一辉礼毕,伸大拇指:“回答正确!”昴:“请大家赶快更衣,我们必须抓紧时间。”

“好——!”女孩们奔向更衣室。昴和一辉对视:“把安全带再缠紧几圈,之后会很颠簸。”

这就是故事的开始,关于篮球、后宫、友谊与爱情、梦想和希望。

【ED:《Search for Your Love》,选自《美少女战士》】

Ad blocker interference detected!


Wikia is a free-to-use site that makes money from advertising. We have a modified experience for viewers using ad blockers

Wikia is not accessible if you’ve made further modifications. Remove the custom ad blocker rule(s) and the page will load as expected.

Also on Fandom

Random 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