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Ro-Kyu-Bu! Wiki

Comments0

Hinata in Wolfenstein (ウルフェンシュタインのひなた): Overture

漆黑的画面。

传来男性画外音:“可以开始录制了吗?”

另一个男性画外音:“可以了。”

第一个男性:“三、二、一,开始!”

第二个男性:“……这是一条私人信息,收信人是我的一位好朋友。上午好——当然我并不知道当你收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是上午还是下午,抑或是夜间,所以姑且认为是上午。我……你知道我从来不擅长表达自己……我现在正在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打仗,如果我回不来了……当然这里不适合提这种可能性,不过还是以防万一——如果我回不来了,请你不要难过。因为我在战斗,你就不需要战斗,而你的家人和朋友们也不需要战斗。最后还想对你说一个字……爱……”

录制信息的人没有说完他想说的话,因为就在这时背景里有人大喊:“敌人!”紧接着就是嘈杂的枪声、爆炸声、夹杂着人类由于死亡时肉体和精神所承受的极度痛苦而发出的哀嚎。

……

奔驰的火车的背景音。有人在说德语,而且根据音效判断应该是广播:“……帝国中央通讯社援引最高统帅部对于近日接连取得的决定性胜利的评价,最乐观的估计是在1946年年底之前结束在北非的战斗,并于1947年春季从冰岛进攻格陵兰,继而登陆加拿大……另据重要消息,本周日晚七时本台将播出对尊敬的元首的独家专访:元首将畅谈他对于战后世界格局的设想以及帝国在战后的发展建设的宏伟蓝图……文化娱乐方面的新闻:从本周一开始,帝国境内各电影院同步上映讲述帝国科学院核能研究分院为了实现第一颗原子弹的成功试爆而做出的努力的纪录片《天际惊雷》,观众反应热烈好评如潮……”

画面逐渐亮起。可以看见一些闪烁的红色、绿色和蓝色的发光二极管——自动售货机的控制面板。这是一辆从柏林始发,途径法兰克福、慕尼黑、维也纳、布达佩斯、贝尔格莱德、伊斯坦布尔……终点巴格达的特快列车的餐车箱,其装潢颇为考究美观。由于是深夜,车厢里空无一人——除了一个叫袴田日向的女孩子,她刚从售货机购买了一些零食和饮料放在托盘里,正准备回到自己的隔间。

然而这时车厢猛烈震动起来——规律的震动并且愈演愈烈——不是因为在铁轨上高速行驶产生的震动,而是沉重的脚步声。

餐车一端的大门被毫不礼貌地推开,一个警卫机器人迈着大步走进来,在车厢中间、过道的一边找到了一个位置站定——地板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塌陷也是个奇迹了。紧接着几个裹在黑色的轻型外骨骼动力装甲作战服里面、端着重型自动步枪的党卫军士兵护送着两个身着高级党卫军军官制服的女性出现了。

车厢的两个出入口分别被两个士兵守住,还有两个士兵跟着两个党卫军女军官走到一张餐桌前,拉出座椅让她们就坐,然后退到远处,站在与机器人相对的位置。

希望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日向端着托盘走向靠近自己的隔间的那一段的出口,但是守门的士兵对她说:“对不起,此门已被封锁。”

“小妹妹,把东西放到我们桌上吧。”女军官之一招呼日向。与此同时警卫机器人向前迈出一步,粗壮的机械手臂上面的大口径自动武器对准了日向——军官刚才的话不是建议而是命令的证明。

“她不是坏人。”女军官之一又说。机器人闻言立即放下武器退回原处。

看来已经没有其他选择,日向只能走到两个党卫军军官的桌子前面。就在把托盘放上去的一瞬间她的手腕被刚刚说话的女军官抓住:“让我好好看看你,小妹妹。”女军官一只手抓着日向的手腕,另一只手捧着她的下颌,如同鉴赏美术作品一样左看右看,不住地点头:“嗯……很好,非常好。请坐。”她示意日向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而一直一言不发的另一个女军官也饶有兴致地看着日向。

日向照办。军官之一:“你的生物性状是我见过的得分最高的。”她扭头问自己的同伴:“你怎么看,麻奈佳?”

军官之二,看起来和军官之一有七分像,不过年轻一些:“我喜欢她的眼睛。芙蓉石一样的颜色,和芙蓉石一样晶莹剔透。”

“请原谅我的无礼。”军官之一自报家门:“我是帝国科学院超自然现象研究分院的院长野火止初恵,军衔是少将。而身边的这位是我的副手,也是我的妹妹——野火止麻奈佳,准将。”

野火止麻奈佳:“姐姐……你这么自我介绍,会让人产生你利用职务之便对我特殊照顾的错觉……”

野火止初恵没有回应自己妹妹的吐槽,而是继续直截了当地对日向说道:“然而我们都知道生物性状往往具有欺骗性,内心的纯净才是根本。”她掏出自己的长得像某种改进型鲁格P08的配枪,插入弹夹,把玩似的摇晃着枪口:“所以我想对你进行一个测试——我亲自设计的测试——旨在查验接受测试者是否在生理和心理上都达到‘纯净’的标准。既然是测试,也就意味着并非人人都能通过,不过我相信你能够高分过关——如果你没有通过,我就在这里将你正法。”她把枪口对准日向:“我说得够明白吗?”

野火止麻奈佳扶额,小声说:“又开始了……”而日向点头:“明白,长官。”

“嗯……很标准的德语。老家在哪?”野火止初恵问道。

“维也纳,长官。”日向回答。

“维也纳……好地方,虽然夏天比较热。对于一个来自维也纳的人而言,你的德语居然没有口音,真令人惊讶。”野火止初恵若有所思:“如果帝国治下的每个地区都能推广标准德语,我们的很多麻烦都可以被省去,不是吗——言归正传,只是个测试而已,诚实回答问题就是了。”她把手枪放在桌上:“丑话说在前面:这里除了我以外还有一支手枪、六支自动步枪和两门双联装30毫米口径自动火炮随时可以瞄准你开火。所以别做出任何不理智的举动——比如说拿起面前的这支枪。”

日向又点头:“明白,长官。”

“好孩子。”野火止初恵对日向的反应很满意。她掏出一叠照片:“那么我们现在开始:首先在这两张照片里跳出你觉得更令你感到愉悦的那张。”她把一张蝴蝶的照片和一张矢车菊的照片并排放在日向目前。

日向看看左边的照片,又看看右边的,然后选择了蝴蝶:“这张照片,长官。”

野火止初恵微微颌首,又并排放了两张照片在日向面前,一张是男性健壮的手臂而另一张是男性宽厚强健的脊背:“在这两张里选出更令你燃起来的那张——就‘那方面’而言——如果你懂我的意思。”

日向看看左边的照片,又看看右边的,然后选择了男性的脊背:“这张照片,长官。”

“有趣,很有趣。”野火止初恵第三次放上两张照片,一张是蜘蛛而另一张是头骨:“现在,我要你选出更令你觉得不适的那张。事先提醒你:这是最后一题了,所以我强烈建议在做出选择之前多考虑一下。”

就在日向选择了头骨的时候,野火止初恵一把抓起手枪,拉动枪筒顶上一发子弹对准日向:“看来你选错了,小妹妹。”站在她身后几米远的警卫机器人反应也很快,举起双联装30毫米口径自动火炮,但是它的程序要求它等待开火命令。

日向坦然地面对枪口。而野火止麻奈佳轻轻把手放在她姐姐的右臂上示意她放下武器:“请原谅我姐姐的言行举止。干我们这行,风吹日晒的,还不能随便撩汉,时间一长自然有点疯。所以她总是喜欢这么捉弄陌生人,权当排遣压力。”

野火止初恵扑哧一笑:“我就这点嗜好也让你说出来了。别紧张小妹妹,刚才的测试都是逗你玩的。再说我仅凭肉眼就能看出一个人是否纯净,对吧?”她放下枪,向后挥手:“可以放她走。”机器人退回原处,而守门的士兵让出门口。

“你不是一般人,小妹妹。” 野火止初恵的语气颇为赞许:“如果是一般人,在如此近距离面对枪口早已晕厥或者精神错乱。”

野火止麻奈佳:“我姐姐很难得肯定别人。如果她称赞你,那你就是真的好。”

“谢谢长官。请问我可以告辞了吗?”日向不卑不亢地问。

“当然可以。别忘了你的东西。” 野火止初恵给了日向一张自己的名片:“如果你想为帝国的荣耀贡献力量,按照这上面的地址找我。届时我会对你特别培养。”

“谢谢长官,晚安。”日向收好名片,站起来鞠躬,端起托盘走了。看门的士兵在她走到门口的时候为她开门。而那两个军官正在谈论之前被她们以同样方法整蛊的人们的反应,显然其中一部分对象被吓得不轻,甚至失禁了。

这不是三个人之间唯一一次见面。

Ad blocker interference detected!


Wikia is a free-to-use site that makes money from advertising. We have a modified experience for viewers using ad blockers

Wikia is not accessible if you’ve made further modifications. Remove the custom ad blocker rule(s) and the page will load as exp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