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一星期后,德国南部阿尔卑斯山区。

当然,此时这里被称为“德国南部”并不恰当,因为第三帝国已经将版图的边缘推进至北非阿特拉斯山脉以南数百公里。

深夜,然而十几盏探照灯好像十几个小太阳一样把夜空和夜幕下的小树林照得比白昼还亮。在树木之间的小道上,一个娇小的身影正在逃跑——理性的行为——因为几十名看起来全副武装、怒火冲天的德意志国防军士兵正在追赶,还大声喊“站住”、“不许动”神马的。更不用提其间夹杂着的坦克履带全速转动发出的金属吼叫。

更多的德军士兵从不同方向包抄过来。那个娇小的身影停止了奔跑——又一个理性的行为——因为她知道自己已经无法脱身,与其玉石俱焚不如暂时投降静待时机。

于是几十个士兵,端着看起来像某种改进型StG 44自动步枪,外加一辆坦克,以逃犯——袴田日向——为圆心形成包围圈。显然她之前在进行某项任务并且因为某些原因搞砸了,不然德军也不会对她如此关注甚至还展开疯狂的追求。

“把她关到狼石城堡去!”日向当晚下榻附近被称为“狼石城堡(Schloss Wolfenstein)”的德军要塞的监禁区的一间囚室,恭候严刑拷打。

“还有多久才能准备好?”日出时分,一个低级军官问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后者正在组装一些大大小小的看起来令人毛骨悚然的成套工具,肯定不是用于医疗或其它任何慈善的目的。

“耐心。审讯是一项精密作业。”白大褂回答。

军官:“我有耐心,上面没有!他们要知道她的联络人是谁,还有联络站的地点!”

白大褂:“你有你的职责,我也有我的。我会按计划撬开她的嘴得到需要的信息,但是首先你必须保证我的准备工作不受干扰。”

军官无奈,只能表示弃疗地耸耸肩离开。

监禁区的过道,一个士兵单手端着托盘信步前进。现在是送早餐的时间,虽然他并不认为托盘里面的面包和汤是囚犯应得的享受,然而命令就是命令。

停在印着“AA-23”标记的铁门前,士兵用另一只手掏出钥匙开门。但是这间黑黢黢的囚室里面空无一人!小心于某种陷阱,士兵警觉地向前踏上一步,拔出手枪并且观察两边,然后察觉到头顶上,黑暗的天花板底下有一团虚影掉了下来或者说扑了下来。不过他已经没有必要——或时间识别那团虚影的本质了。

“8492。”日向从那个倒霉的士兵——到目前为止被她消灭的第8492个敌人——的天灵盖上拔出自己几分钟前刚刚拆下来的、一端尖锐得可以进行突刺攻击而另一端可以当钩子使用的一段铁质水管,紧接着飞快地拾掇猎物身上的东西,缴获了鲁格手枪、三个弹夹和一把匕首。满意于自己的收获,她耍帅似的用匕首在空气中划出一个闪亮的刀花。

小心地用双耳接收视力不可及区域的任何可能代表敌人行踪的动静,日向沿着监禁区的走廊前进,两边都是整齐分布的囚室——但是全部空无一人,甚至走廊也没有敌兵巡逻。这个老旧的砖石堆砌的城堡曾经是第三帝国的一个主要军事要塞和军事科学研究所,然而由于全部研究工作已经被转移至别处,现在这里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是半废弃状态。

离开不大的监禁区,日向走上楼梯,面前出现了一扇铁栅栏门,门的另一边就是那个白大褂——还有一些她叫得上或叫不上名字的刑具。趁着白大褂转身走向洗手池洗手的机会,她悄悄推开门,迅速躲到一个看起来像电椅的刑具后面。

白大褂倒在血泊里,腹部被日向用铁水管刺穿了——就在他洗完手转身回来,并且正好经过电椅的时候。除非必要,在一个满是德国人的地方还是首选不会发出太大声响的武器。

第8493个猎物身上没有神马好搜刮的,日向继续前进,从另一扇铁栅栏门上楼梯——看起来狼石城堡的这一部分最大的特点就是三步一楼梯。很快她又遇到了敌人——背对着她,正走向监禁区的警卫食堂——因为那里整齐排列着长桌和长椅,还有扬声器在广播《霍斯特•威塞尔之歌》。前奏和开头的几句歌词之后歌曲的音量稍稍减弱,一个兴奋的播音员说道:“女士们、先生们还有好孩子们早上好!又是全新的一天的《报纸和新闻摘要》时间……”

面前距离十多米远的敌兵挎着德意志国防军的标配自动步枪——StG 46——从StG 44发展而来,同样使用7.92×33毫米库尔兹步枪弹,不过显然先进许多。事实上第三帝国能够把同盟国打得别说还手之力,连招架之功都没有的主要(也是唯一)原因就是军事技术和装备的优势地位,除了之前在火车上看到的机器人和外骨骼动力装甲作战服,仅仅是对轻武器的一瞥也能看出两大阵营之间数十年内无法弥合的差距。

既然那个敌兵背对自己,想解决他就简单了,只需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他背后并且在他转身之前进行一次成功的刺杀即可,更何况广播的声音有助于掩盖本来就很轻的脚步声。于是日向就这么做了,把铁水管尖锐的那一端深深插进敌兵的腹侧,使他来不及哼一声就断气了。

整个过程完成得悄无声息——但是被杀的士兵倒地的声音还是太大了,以至于惊动了同时在场的另一个敌人也就是之前那个下级军官,不过由于一根足够宽的柱子的遮挡他没有看见同伴倒地的动作以及作为造成他的同伴倒地的原因的日向。当军官绕过柱子,蹲下来查看同伴的尸体的时候,日向早已从柱子的另一边绕到他身后,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另一只手握着匕首划开了他的喉咙。

拿走士兵的步枪和备用弹夹,日向移动到军官刚才吃早饭的桌子前。桌上除了餐具和吃剩的食物之外还放着一支手枪——和她缴获的同款——鲁格1946型——由鲁格P08发展而来,弹夹容量12发。不过这把鲁格安装了消音器,所以日向自然不会放过。她把之前缴获的未发一弹的手枪的弹夹卸下来,用空枪换下这支枪。

离开这里之前日向稍微留意了一下墙上的揭示板,上面按照时间顺序贴着几张旧剪报。

剪报之一:《东线战场军事行动胜利完结》

1944年5月8日,敖德萨。

今天在黑海之滨的港市敖德萨,帝国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代表签署《苏德新约》以结束在东线战场的所有军事行动。依据条约的主要内容,苏联向帝国投降,并将乌拉尔山脉以西的全部领土连同乌拉尔山脉的矿产的50年独家采掘权一起割让给帝国;作为交换条件帝国放弃对战争赔款的追索,并且给予苏联工业设备和技术援助。

元首在柏林接受采访时高度评价《苏德新约》,认为条约的签署对于两国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帝国获得大量领土、人口和资源,同时得益于东部局势的稳定,可以将注意力更多地转移到北欧、中东和北非战场;而随着战事的终结,苏联也可以在帝国的帮助下重建被战火严重摧残的基础设施,并加速开发在严寒中沉睡了千百万年在西伯利亚地区。

剪报之二:《轴心国准备祭出新式武器?》

1944年5月20日,伦敦。

1944年对于大英帝国上至王室下至百姓来说都不是个好年景。首先是北非和西亚的英军及其盟友的决定性惨败,将亚历山大港、苏伊士运河、恰纳卡莱海峡、博斯普鲁斯海峡、霍尔木兹海峡等战略要地拱手让给纳粹德国;然后就是东边的苏联盟友战败投降,退出世界反法西斯联盟。现在英国几乎陷入了孤军奋战的境地,尽管有来自美国、加拿大的支援,但是在德国海空军的严密封锁下最终只能是杯水车薪。

而来自柏林的消息对于处境已经非常不利的英国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情报部门获取的只字片语和残缺的照片影像显示德军正在加速研究更多的先进武器并投放战场,包括新式飞机、火炮、战舰和潜艇等。不过同盟国高层仍然对于战争走向持乐观态度。“虽然德国鬼子拥有技术装备的优势,但是他们智商掉线,无法正确地使用它们。”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评论道。

剪报之三:《瑞典无条件投降》

1944年8月29日,斯德哥尔摩。

今天较早时分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五世向元首呈上降表,标志着瑞典王国向帝国无条件投降。经过长达一个月的在地球的极北地区的持续奋战,瑞典军队的防线被并肩作战的德意志国防军与党卫军突破,并一路势如破竹攻向斯德哥尔摩。兵临城下时分,古斯塔夫五世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使这座被称为“北方威尼斯”的历史文化名城及其人民免遭战火屠戮。

历史上瑞典一直以丰富的铁矿资源闻名欧洲,而并入帝国版图之后的瑞典将成为帝国的又一个主要铁矿产地。为了使帝国的战争机器在最大程度上受益,瑞典的行政区将被重新划分、各级政府也将在帝国的监督下重组。元首在受降仪式上表示会宽厚处理瑞典王室,保留其皇家待遇并允许其继续居住在王宫,由特别组建的警卫部队负责其安全,而必要的花销则由帝国专门拨款。

剪报之四:《诺曼底战役博物馆即将开幕》

1945年6月1日,巴黎。

经过10个月的紧张建设,诺曼底战役博物馆将于下周三也就是6月6日,暨诺曼底战役一周年纪念日当天开幕,届时元首及大批政界、军界要人将出席盛大的开幕典礼并剪彩。 诺曼底战役博物馆主要分为三个部分,分别位于三个不同的海滩,由世界上最先进的地铁系统连接。参观者将目睹庞大的“大西洋壁垒”防御体系,包括地堡、堑壕、滩头阵地等等。一年前的6月6日,156000名英、美、加联军官兵喋血诺曼底,而帝国仅仅付出了89人的损失。这次人类战争史上最大的登陆行动也是最大的失败的登陆行动被帝国和同盟国不约而同地称为“D日”——因为“D”是英语单词“死亡”的首字母,主流观点认为这场决定性的战役彻底粉碎了敌人反攻大陆的野心,并大大加速了欧洲统一的步伐。 参与博物馆建设的劳工全部为在历次战役中俘虏的同盟国官兵,大约十万人之多。馆长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说:“正如尊敬的元首对那场战役的评价:他们(同盟国)妄图偷袭我们,摧毁我们伟大的祖国及我们努力取得的一切成就,但是最终却只能为我们的胜利建设纪念碑。”

剪报之五:《纳粹跨越英吉利海峡和北海》

1945年7月31日,伦敦。

今天凌晨,纳粹德国的两支庞大的登陆舰队分别从法国和挪威出发,在空军的掩护下从南北两方向发动了对大英帝国本土的进攻。

“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国王乔治六世向整个英国及其殖民地疾呼:“大海那边的野蛮的匈奴人的铁蹄已经踏上了我国光荣的土地,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存续,所有大英帝国的人民拿起武器,誓死保卫我们的祖国、我们的自由!”同时首相丘吉尔也发表演讲,号召所有人全力抗击外敌。

剪报之六:《火之七日》 1945年8月7日,西线指挥部。 如果巴黎被当地人称为“灯火之城”,那么伦敦很快就会被冠以“皇家焰火之城”的称号。从柏林标准时昨天午夜零时开始,帝国对伦敦及周边地区展开无差别轰炸行动“大礼拜”。这次行动主要由被称为“战略火箭军团”的新组建的军种执行,空军仅仅负责测量、修正、效果确认等辅助工作。

正如“大礼拜”字面上的含义,这次人类战争史上最大规模的轰炸行动将持续168小时——也就是整整一个星期——到8月13日午夜零时准时结束。战略火箭军团从位于原法国、丹麦和挪威的基地向目标大举发射安装了特殊战斗部的V2弹道导弹。根据一架在高高度进行观测的侦察机传回的资料,轰炸开始24小时后以伦敦市中心为原点的周围大约10000平方公里的区域已经陷入一片火海,预计超过2500平方公里的面积被完全焚毁。援引该侦察机机长的描述:“……夜幕下整个城市都被笼罩在一层耀眼的光芒里面,仿佛在进行一场全城规模的盛大庆典……这场轰炸的烈焰甚至在太空都能用肉眼观察到……如果你身处其中,甚至分不清楚眼前燃烧的东西是木棒还是人的手臂……那些自以为躲进水里就会安全的可怜的白痴们也难逃一死,因为所有的池塘、湖泊和河流一定已经被煮沸了……”

剪报之七:《元首出席伦敦诺蒂卡大厦奠基仪式》

1945年9月1日,伦敦。

1939年的今天,德意志第三帝国以雷霆万钧之势再一次开始了民族独立与复兴的征程。或许是命运安排,6年后,德意志第三帝国在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宿敌——大英帝国——的心脏部位——已经被清理干净的曾经被称作“白金汉宫”的建筑物的废墟的位置——为自己的又一次历史性胜利的纪念碑举行奠基仪式。这座被冠以“伦敦诺蒂卡大厦”的名号的建筑物预计将于两年后竣工,届时它将成为欧洲最宏伟的当代建筑之一,仅次于柏林的新国会大厦。

不仅仅是见证历史的纪念碑,伦敦诺蒂卡大厦更将是帝国科学院航空航天研究分院的新址。出席奠基仪式的嘉宾中除了尊敬的元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帝国科学院总院长。令人惊讶的是这位神秘的、帮助帝国取得一次又一次胜利的幕后英雄竟然是位年轻女性,由此既雄辩又事实地证明了女性在帝国中的价值和地位。

剪报之八:《夏日的最后一朵玫瑰》

1945年9月9日,柏林。

帝国中央通讯社援引最高统帅部1小时前发布的消息:盘踞在冰岛西部最后几个据点的英美联军被英勇的德意志国防军和党卫军以风卷残云之势肃清,自此帝国将整个欧洲——从乌拉尔山脉和大高加索山脉到丹麦海峡和格陵兰海、从北冰洋到地中海——纳入自己的版图。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元首于第一时间在新国会大厦发表演说:“……历史上,凯撒大帝和拿破仑皇帝都试图统一欧洲,然而最终功败垂成。于是德意志民族肩负起为这片碧绿而富足的土地带来和平与秩序的昭昭天命,并且用完全的胜利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和在世界民族之林的优越地位……”

为了纪念这个伟大的日子,元首在演说结束后宣布每年的9月9日被定为“欧洲胜利日(Tagdes Sieges von Europa)”,这一天全国放假并在首都举行盛大阅兵式。元首还宣布将在首都适当的位置建造欧洲胜利日纪念碑和纪念馆。

剪报之九:《比一千个太阳还亮》

1945年12月31日,柏林。

今天帝国的人民都在狂热地为他们取得的又一个巨大的成就欢欣鼓舞——在位于亚速尔群岛的试验场“海神之柱”,经过帝国科学院核能研究分院的全体人员的不懈努力,第一颗原子弹于柏林标准时今日12时整试爆成功,这是帝国科学院送给元首和人民最好的新年礼物。

除了必要的留守人员,所有参与研究和试验的人们被紧急召回柏林,在新国会大厦受到元首的接见和嘉奖。随后在庆功宴上元首表示帝国不会无限制使用原子弹,仅仅作为常规手段无效时的备用选项。同时元首还宣布下一阶段的研究计划主要有三个方向,即分别为空军和战略火箭军团进行原子弹的武器化和小型化、以及将原子能的破坏性转变为建设性。

简报之十:《元首:德意志民族并不想与世界为敌》

1946年1月1日,柏林。

按照惯例,尊敬的元首于柏林标准时今日19时整在新国会大厦发表新年致辞。除了回顾过去一年帝国取得的成就和对新的一年的展望;以及对过去一年中在各个方面做出突出贡献的团体和个人点名表扬;然而与往年的致辞不同的是今年元首着重强调了帝国与世界其他部分的关系,声明以武力解决问题并非帝国的本意和目的。

“德意志民族对于欧洲乃至世界的文明进步贡献良多,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的客观事实。”元首说:“但是纵观我民族两千余年之历史,我们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和地位。首先是被罗马帝国称为‘蛮族’;接着又被教廷残酷地压榨剥削,甚至被称为‘教皇的奶牛’;由于没有统一、强大的国家保护自己的人民,德意志民族在过去的历史长河中几乎都处于分崩离析的状态,并且沦为欧洲其他大国攻城略地的筹码和牺牲品,即使曾经以第二帝国的形式取得短暂的辉煌,在强敌环伺之下也只能昙花一现。然而正是这漫长、屈辱的黑暗赋予了德意志民族一次又一次重新审视自己、改造自己、从灰烬中涅磐的机会,使我们的人民拥有了无与伦比的坚韧、勤勉和智慧,最终以第三帝国的形式浴火重生,再一次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的最高点。”

“这场席卷全球的战争,亦被称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确由帝国发动。”元首又说:“但是德意志民族从来都不想与世界为敌,仅仅想取回自己应得的东西。以全面战争达到这一目的实乃不得已而为之,因为作为压迫我民族的加害者,太多的国家拒绝承认时代已经改变,拒绝接受之前受尽屈辱的我们迎来了属于自己的辉煌这一客观事实。当这一切结束之后,宽厚的帝国将带领世界各国开创一个崭新、和平的未来,让之前所有的战乱及苦痛成为仅仅存在于旧时代的回忆。”

剪报之十一:《探访神秘的新地岛基地》

1946年1月7日,贝鲁施亚古帕(Beluschja Guba/Белу́шья Губа́)。

人人都知道帝国的军事力量由骁勇善战的德意志国防军和规模较小却更加精锐的党卫军组成。但是只有很少人知道党卫军之中的佼佼者将被帝国科学院总院长亲自挑选,送到位于新地岛的秘密基地继续深造,成为地球上首屈一指的作战部队——帝国精英卫队。

本报记者有幸获得特许进入这个被认为是全世界环境最严酷的军事训练营,在接下来的一系列深入报道中,我们将逐步揭秘这些帝国最强悍的勇士们的试炼过程。

剪报之十二:《新东方特快完成处女航》

1946年2月14日,巴格达。

经过一星期的疾驰,从柏林始发,途经法兰克福、慕尼黑、维也纳、布达佩斯、贝尔格莱德、伊斯坦布尔等重要城市的“新东方特快”准时抵达终点站巴格达,标志着继苏伊士运河之后,人类再一次实现了大西洋与印度洋之间在物资和人员上的直接沟通。

历史上,第二帝国曾经规划“三B铁路”这一宏伟工程,却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实现。如今第三帝国依靠其勤勉的人民、卓越的技术和雄厚的经济复活了这一未酬壮志,宏伟程度甚至远远超过了原规划所及。

帝国交通部部长在巴格达迎接新东方特快时表示,虽然是豪华列车,但是帝国将对车票实行高额补贴,使其成为人人都能乘坐、人人都能享受的彰显帝国制度优越性的又一个典范。

日向把一具看起来是个通讯士官的尸体从桌子上掀开,这个倒霉的家伙的枕骨上插着刚刚被她投掷出的匕首。现在她身处一个方形的大概有20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间,里面的陈设和物品不合情理地慷慨:首先是桌子上的无线电装置,还有挂在墙上的内容翔实的不同比例尺的地图,更不用提一边的铁架子上整齐摆放着武器弹药和医药包。如果说有神马美中不足,那就是桌子右边的落地窗没有安装窗户,没有任何遮挡地俯瞰着外面;还有桌子正对着的房间的入口也是没有门的,袭击者可以直接发难——事实上日向就是在门洞外面用飞刀击杀了毫无防备的目标。

坐在椅子上,日向调整无线电的频率,拿起话筒按下通话按钮:“Sunflower呼叫Cattail,Sunflower呼叫Cattail。”她戴上耳机,但是只把一只耳朵贴上发声装置。

香椎爱莉:“这里是Cattail,请讲。”

日向:“任务没有按照计划进行。没有找到M45,也没有找到‘国王的密室’。我现在的位置是……” 她参照从墙上取下来的一张地图。

“稍等,正在比对档案……”传来翻动纸张的声音:“从这里向北的山脚下有一个小镇Wulfburg。三天前大量德军进驻该镇,而且有情报称纳粹超自然现象研究分院的高级官员也出现在那里。即刻前往调查。”

“Sunflower明白……”突然“砰”一声无线电装置的一侧被某个高速飞行的小物件穿了个洞,喷出电火花。日向反应极快,不到一秒钟就闪到厚重的墙壁后面。

窗户外面大约30米开外,一个站在低处的狙击手拉枪栓退弹壳,顶上一发新子弹:“小丫头,下一枪就落在你身上!”

日向并没有因为被狙击手盯上而着急,因为解决问题的方法近在眼前——不知是哪个贴心的纳粹——无论是合同工还是临时工——准备的。她从铁架子上拿起步枪,迅速检查了一下几处关键部位以确认其在最佳状态。这种被称为“闪雷(Bombenschuss)”的步枪是现在德意志国防军的另一种制式武器,看起来像是毛瑟Kar98k步枪和FG42伞兵步枪的零件长到一块儿去了。手动旋转后拉式枪栓;使用改良型7.92×57毫米毛瑟步枪弹,由6发装弹夹从左侧插入供弹,单发枪口动能大约为3000焦耳;还配有可伸缩式刺刀、内置消音器和光学狙击镜筒(二战时并没有“专门”的狙击步枪,狙击手使用的所谓“狙击步枪”实为一般步枪改造而来),并且保留了机械瞄准具以照顾不习惯镜筒的用户,而镜筒不用时可以顺着滑轨移动至枪身右侧暂存。

警报大作,看来整个狼石城堡都知道日向越狱了。两个士兵顺着楼梯朝着日向所在的小房间冲过来。日向掉转枪口扣扳机,子弹刺进跑在前面的那个敌人的腹腔,击碎了他的脾脏,从后背飞出。虽然已经改变了形状和弹道,但是仍然具有足够的力量击穿后面的敌人的左肺。

“8496、8497。”日向拉枪栓,一枚弹壳从抛壳窗里弹出来。

窗户外面的狙击手仍然在等着日向露面,他等到了——两个啤酒瓶似的东西从窗户里被扔了出来,下坠了一两米之后在半空爆炸。

狙击手躲在矮墙后面以免被爆炸的气浪和弹片所伤,而日向计算好时机,在气浪和弹片失去杀伤力的一瞬间从窗户里跃出——跳到边上的一堵墙,再跳到地面卧倒。

狙击手从矮墙后面直起身来举枪瞄准窗口,他哪里知道日向的位置现在比他还低,远在射界之外。日向也举枪瞄准,目标是狙击手暴露在矮墙外面,楼梯口上面的左腿。那个狙击手只有几秒钟时间克服左腿被从膝关节下面切断并且血流如注所带来的惊愕——他也只剩几秒钟可活了。

楼梯上面是L型露天过道,在前面的外墙处右转90度。不过当日向走上过道的时候,背后几层楼高的建筑结构的顶上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感觉到致命危险的日向在电光火石之间躲到了刚刚被她击毙的狙击手用来当掩体的那堵矮墙后面,而她刚刚站立的位置的砖石地面出现一团烟尘——被狙击步枪射击的证明。

楼顶上的狙击手准备开第二枪,然而当他再次透过镜筒瞄准的时候眼前出现的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虽然拉枪栓退弹壳并顶上新子弹的过程只有一秒多钟,可是已经足够日向完成举枪瞄准的动作了。小小的亮光一闪,一颗子弹穿透了狙击手的镜筒,再接再厉地打爆了他的眼珠,在他的后脑勺上开了个出口扬长而去。

两个德国兵从过道前方的外墙上的一扇门里冲出来,朝着日向开火,但是他们发射的子弹偏五偏六的,没有一发真正发挥作用,反而被日向用自动步枪的精准的短点射撂倒。那扇门里是个大而空旷的房间,有壁炉、桌椅和柜子神马的,看起来是个临时凑合的起居室,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地板中间的大破洞,破洞里面——也就是下面一层,有几个人在说话,大致意思是有个重要的逃犯正在城堡里大开杀戒。显然他们不知道在一个遥远的被称为“中国”的国度有句俗话“说曹操曹操到”。

日向从武装带上取下两颗手榴弹拉掉引线,默数三秒钟后扔进地上的破洞。说话声立即变成了惊叫声,紧接着就是爆炸声。看来那几个家伙已经被炸成肉酱,即使没变成肉酱估计也都被弹片扎成仙人掌。由此既雄辩又事实地证明手榴弹和狙击步枪一样都是低投入高产出的武器。

跳进地板上的破洞,日向落到了下面一层。她的估计没错,周围都是支离破碎的人体零件,看起来想把它们拼回完整的人形颇有难度。但是她也估错了一点——附近的敌人没有全灭——面前的一扇门被一个端着枪的士兵撞开。不过作为主角,日向的反应速度远超这些量产级炮灰,她举起闪雷步枪,那个士兵的脑袋一瞬间就飞得无影无踪,并且没了头的尸体也被巨大的动量带动着向后飞去,撞进门的那边的横向的走廊边上用于装饰的中世纪盔甲。

走廊远端是一扇巨大的铁门,然而被牢牢锁死了还是被防爆钢板保护着——这可不是一般的钢材,而是帝国研制的超硬钢(Über-Stahl,英语Super Steel),其成分和冶炼方法目前尚为机密,但是能肯定的是使用这种材料的制品的强度和耐久度等关键指标是钢铁的两倍以上,所以仅凭几颗手榴弹不可能将这扇门炸开,甚至不能造成哪怕轻微的凹陷。日向只能选择旁边的门洞里面的岔道,她踮着脚小心前进,因为她看见岔道一侧的墙壁上的门从里向外虚掩着,还察觉到门后面有个握着手枪的军官正等着自己送上门。将计就计,日向紧贴墙壁移动,到了门口跟前停住,紧接着突然猛地用身体撞门。门板猛地一震,把惯性传导到军官的鼻梁骨。急痛攻心的军官胡乱地开枪,日向一个转身躲过穿透木质门板的子弹,反手用匕首刺穿门板——还有军官的心脏。这时一个士兵自走廊那边,刚刚日向过来的方向冲过来,刚刚跑到门洞的位置就被她击毙。

貌似这里已经没有更多敌人,同时也没有继续前进的可能了,除非有办法打开防爆门。但是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岔道的尽头有一个方形的一米见方的铁门,旁边还有一个转盘式的开关,铁门上面写着“紧急通风道”——二次元的通风系统高达八成都是按照足够一个成年男性钻进钻出的规格设计的,更何况一个如此娇小的女性。

用铁水管撬开从两侧锁住转盘的固定装置,日向旋转转盘打开铁门露出通风道的入口。她钻了进去,前往下一个未知领域。

Ad blocker interference detected!


Wikia is a free-to-use site that makes money from advertising. We have a modified experience for viewers using ad blockers

Wikia is not accessible if you’ve made further modifications. Remove the custom ad blocker rule(s) and the page will load as exp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