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一星期后,德国南部阿尔卑斯山区。

当然,此时这里被称为“德国南部”并不恰当,因为第三帝国已经将版图的边缘推进至北非阿特拉斯山脉以南数百公里。

深夜,然而十几盏探照灯好像十几个小太阳一样把夜空和夜幕下的小树林照得比白昼还亮。在树木之间的小道上,一个娇小的身影正在逃跑——理性的行为——因为几十名看起来全副武装、怒火冲天的德意志国防军士兵正在追赶,还大声喊“站住”、“不许动”神马的。更不用提其间夹杂着的坦克履带全速转动发出的金属吼叫。

更多的德军士兵从不同方向包抄过来。那个娇小的身影停止了奔跑——又一个理性的行为——因为她知道自己已经无法脱身,与其玉石俱焚不如暂时投降静待时机。

于是几十个士兵,端着看起来像某种改进型StG 44自动步枪,外加一辆坦克,以逃犯——袴田日向——为圆心形成包围圈。显然她之前在进行某项任务并且因为某些原因搞砸了,不然德军也不会对她如此关注甚至还展开疯狂的追求。

“把她关到狼石城堡去!”日向当晚下榻附近被称为“狼石城堡(Schloss Wolfenstein)”的德军要塞的监禁区的一间囚室,恭候严刑拷打。

“还有多久才能准备好?”日出时分,一个低级军官问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后者正在组装一些大大小小的看起来令人毛骨悚然的成套工具,肯定不是用于医疗或其它任何慈善的目的。

“耐心。审讯是一项精密作业。”白大褂回答。

军官:“我有耐心,上面没有!他们要知道她的联络人是谁,还有联络站的地点!”

白大褂:“你有你的职责,我也有我的。我会按计划撬开她的嘴得到需要的信息,但是首先你必须保证我的准备工作不受干扰。”

军官无奈,只能表示弃疗地耸耸肩离开。

监禁区的过道,一个士兵单手端着托盘信步前进。现在是送早餐的时间,虽然他并不认为托盘里面的面包和汤是囚犯应得的享受,然而命令就是命令。

停在印着“AA-23”标记的铁门前,士兵用另一只手掏出钥匙开门。但是这间黑黢黢的囚室里面空无一人!小心于某种陷阱,士兵警觉地向前踏上一步,拔出手枪并且观察两边,然后察觉到头顶上,黑暗的天花板底下有一团虚影掉了下来或者说扑了下来。不过他已经没有必要——或时间识别那团虚影的本质了。

“8492。”日向从那个倒霉的士兵——到目前为止被她消灭的第8492个敌人——的天灵盖上拔出自己几分钟前刚刚拆下来的、一端尖锐得可以进行突刺攻击而另一端可以当钩子使用的一段铁质水管,紧接着飞快地拾掇猎物身上的东西,缴获了鲁格手枪、三个弹夹和一把匕首。满意于自己的收获,她耍帅似的用匕首在空气中划出一个闪亮的刀花。

小心地用双耳接收视力不可及区域的任何可能代表敌人行踪的动静,日向沿着监禁区的走廊前进,两边都是整齐分布的囚室——但是全部空无一人,甚至走廊也没有敌兵巡逻。这个老旧的砖石堆砌的城堡曾经是第三帝国的一个主要军事要塞和军事科学研究所,然而由于全部研究工作已经被转移至别处,现在这里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是半废弃状态。

离开不大的监禁区,日向走上楼梯,面前出现了一扇铁栅栏门,门的另一边就是那个白大褂——还有一些她叫得上或叫不上名字的刑具。趁着白大褂转身走向洗手池洗手的机会,她悄悄推开门,迅速躲到一个看起来像电椅的刑具后面。

白大褂倒在血泊里,腹部被日向用铁水管刺穿了——就在他洗完手转身回来,并且正好经过电椅的时候。除非必要,在一个满是德国人的地方还是首选不会发出太大声响的武器。

第8493个猎物身上没有神马好搜刮的,日向继续前进,从另一扇铁栅栏门上楼梯——看起来狼石城堡的这一部分最大的特点就是三步一楼梯。很快她又遇到了敌人——背对着她,正走向监禁区的警卫食堂——因为那里整齐排列着长桌和长椅,还有扬声器在广播《霍斯特•威塞尔之歌》。前奏和开头的几句歌词之后歌曲的音量稍稍减弱,一个兴奋的播音员说道:“女士们、先生们还有好孩子们早上好!又是全新的一天的《报纸和新闻摘要》时间……”

面前距离十多米远的敌兵挎着德意志国防军的标配自动步枪——StG 46——从StG 44发展而来,同样使用7.92×33毫米库尔兹步枪弹,不过显然先进许多。事实上第三帝国能够把同盟国打得别说还手之力,连招架之功都没有的主要(也是唯一)原因就是军事技术和装备的优势地位,除了之前在火车上看到的机器人和外骨骼动力装甲作战服,仅仅是对轻武器的一瞥也能看出两大阵营之间数十年内无法弥合的差距。

既然那个敌兵背对自己,想解决他就简单了,只需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他背后并且在他转身之前进行一次成功的刺杀即可,更何况广播的声音有助于掩盖本来就很轻的脚步声。于是日向就这么做了,把铁水管尖锐的那一端深深插进敌兵的腹侧,使他来不及哼一声就断气了。

整个过程完成得悄无声息——但是被杀的士兵倒地的声音还是太大了,以至于惊动了同时在场的另一个敌人也就是之前那个下级军官,不过由于一根足够宽的柱子的遮挡他没有看见同伴倒地的动作以及作为造成他的同伴倒地的原因的日向。当军官绕过柱子,蹲下来查看同伴的尸体的时候,日向早已从柱子的另一边绕到他身后,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另一只手握着匕首划开了他的喉咙。

拿走士兵的步枪和备用弹夹,日向移动到军官刚才吃早饭的桌子前。桌上除了餐具和吃剩的食物之外还放着一支手枪——和她缴获的同款——鲁格1946型——由鲁格P08发展而来,弹夹容量12发。不过这把鲁格安装了消音器,所以日向自然不会放过。她把之前缴获的未发一弹的手枪的弹夹卸下来,用空枪换下这支枪。

离开这里之前日向稍微留意了一下墙上的揭示板,上面按照时间顺序贴着几张旧剪报。

剪报之一:《东线战场军事行动胜利完结》

1944年5月8日,敖德萨。

今天在黑海之滨的港市敖德萨,帝国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代表签署《苏德新约》以结束在东线战场的所有军事行动。依据条约的主要内容,苏联向帝国投降,并将乌拉尔山脉以西的全部领土连同乌拉尔山脉的矿产的50年独家采掘权一起割让给帝国;作为交换条件帝国放弃对战争赔款的追索,并且给予苏联工业设备和技术援助。

元首在柏林接受采访时高度评价《苏德新约》,认为条约的签署对于两国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帝国获得大量领土、人口和资源,同时得益于东部局势的稳定,可以将注意力更多地转移到北欧、中东和北非战场;而随着战事的终结,苏联也可以在帝国的帮助下重建被战火严重摧残的基础设施,并加速开发在严寒中沉睡了千百万年在西伯利亚地区。

剪报之二:《轴心国准备祭出新式武器?》

1944年5月20日,伦敦。

1944年对于大英帝国上至王室下至百姓来说都不是个好年景。首先是北非和西亚的英军及其盟友的决定性惨败,将亚历山大港、苏伊士运河、恰纳卡莱海峡、博斯普鲁斯海峡、霍尔木兹海峡等战略要地拱手让给纳粹德国;然后就是东边的苏联盟友战败投降,退出世界反法西斯联盟。现在英国几乎陷入了孤军奋战的境地,尽管有来自美国、加拿大的支援,但是在德国海空军的严密封锁下最终只能是杯水车薪。

而来自柏林的消息对于处境已经非常不利的英国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情报部门获取的只字片语和残缺的照片影像显示德军正在加速研究更多的先进武器并投放战场,包括新式飞机、火炮、战舰和潜艇等。不过同盟国高层仍然对于战争走向持乐观态度。“虽然德国鬼子拥有技术装备的优势,但是他们智商掉线,无法正确地使用它们。”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评论道。

剪报之三:《瑞典无条件投降》

1944年8月29日,斯德哥尔摩。

今天较早时分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五世向元首呈上降表,标志着瑞典王国向帝国无条件投降。经过长达一个月的在地球的极北地区的持续奋战,瑞典军队的防线被并肩作战的德意志国防军与党卫军突破,并一路势如破竹攻向斯德哥尔摩。兵临城下时分,古斯塔夫五世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使这座被称为“北方威尼斯”的历史文化名城及其人民免遭战火屠戮。

历史上瑞典一直以丰富的铁矿资源闻名欧洲,而并入帝国版图之后的瑞典将成为帝国的又一个主要铁矿产地。为了使帝国的战争机器在最大程度上受益,瑞典的行政区将被重新划分、各级政府也将在帝国的监督下重组。元首在受降仪式上表示会宽厚处理瑞典王室,保留其皇家待遇并允许其继续居住在王宫,由特别组建的警卫部队负责其安全,而必要的花销则由帝国专门拨款。

剪报之四:《诺曼底战役博物馆即将开幕》

1945年6月1日,巴黎。

经过10个月的紧张建设,诺曼底战役博物馆将于下周三也就是6月6日,暨诺曼底战役一周年纪念日当天开幕,届时元首及大批政界、军界要人将出席盛大的开幕典礼并剪彩。 诺曼底战役博物馆主要分为三个部分,分别位于三个不同的海滩,由世界上最先进的地铁系统连接。参观者将目睹庞大的“大西洋壁垒”防御体系,包括地堡、堑壕、滩头阵地等等。一年前的6月6日,156000名英、美、加联军官兵喋血诺曼底,而帝国仅仅付出了89人的损失。这次人类战争史上最大的登陆行动也是最大的失败的登陆行动被帝国和同盟国不约而同地称为“D日”——因为“D”是英语单词“死亡”的首字母,主流观点认为这场决定性的战役彻底粉碎了敌人反攻大陆的野心,并大大加速了欧洲统一的步伐。 参与博物馆建设的劳工全部为在历次战役中俘虏的同盟国官兵,大约十万人之多。馆长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说:“正如尊敬的元首对那场战役的评价:他们(同盟国)妄图偷袭我们,摧毁我们伟大的祖国及我们努力取得的一切成就,但是最终却只能为我们的胜利建设纪念碑。”

剪报之五:《纳粹跨越英吉利海峡和北海》

1945年7月31日,伦敦。

今天凌晨,纳粹德国的两支庞大的登陆舰队分别从法国和挪威出发,在空军的掩护下从南北两方向发动了对大英帝国本土的进攻。

“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国王乔治六世向整个英国及其殖民地疾呼:“大海那边的野蛮的匈奴人的铁蹄已经踏上了我国光荣的土地,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存续,所有大英帝国的人民拿起武器,誓死保卫我们的祖国、我们的自由!”同时首相丘吉尔也发表演讲,号召所有人全力抗击外敌。

剪报之六:《火之七日》 1945年8月7日,西线指挥部。 如果巴黎被当地人称为“灯火之城”,那么伦敦很快就会被冠以“皇家焰火之城”的称号。从柏林标准时昨天午夜零时开始,帝国对伦敦及周边地区展开无差别轰炸行动“大礼拜”。这次行动主要由被称为“战略火箭军团”的新组建的军种执行,空军仅仅负责测量、修正、效果确认等辅助工作。

正如“大礼拜”字面上的含义,这次人类战争史上最大规模的轰炸行动将持续168小时——也就是整整一个星期——到8月13日午夜零时准时结束。战略火箭军团从位于原法国、丹麦和挪威的基地向目标大举发射安装了特殊战斗部的V2弹道导弹。根据一架在高高度进行观测的侦察机传回的资料,轰炸开始24小时后以伦敦市中心为原点的周围大约10000平方公里的区域已经陷入一片火海,预计超过2500平方公里的面积被完全焚毁。援引该侦察机机长的描述:“……夜幕下整个城市都被笼罩在一层耀眼的光芒里面,仿佛在进行一场全城规模的盛大庆典……这场轰炸的烈焰甚至在太空都能用肉眼观察到……如果你身处其中,甚至分不清楚眼前燃烧的东西是木棒还是人的手臂……那些自以为躲进水里就会安全的可怜的白痴们也难逃一死,因为所有的池塘、湖泊和河流一定已经被煮沸了……”

剪报之七:《元首出席伦敦诺蒂卡大厦奠基仪式》

1945年9月1日,伦敦。

1939年的今天,德意志第三帝国以雷霆万钧之势再一次开始了民族独立与复兴的征程。或许是命运安排,6年后,德意志第三帝国在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宿敌——大英帝国——的心脏部位——已经被清理干净的曾经被称作“白金汉宫”的建筑物的废墟的位置——为自己的又一次历史性胜利的纪念碑举行奠基仪式。这座被冠以“伦敦诺蒂卡大厦”的名号的建筑物预计将于两年后竣工,届时它将成为欧洲最宏伟的当代建筑之一,仅次于柏林的新国会大厦。

不仅仅是见证历史的纪念碑,伦敦诺蒂卡大厦更将是帝国科学院航空航天研究分院的新址。出席奠基仪式的嘉宾中除了尊敬的元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帝国科学院总院长。令人惊讶的是这位神秘的、帮助帝国取得一次又一次胜利的幕后英雄竟然是位年轻女性,由此既雄辩又事实地证明了女性在帝国中的价值和地位。

剪报之八:《夏日的最后一朵玫瑰》

1945年9月9日,柏林。

Ad blocker interference detected!


Wikia is a free-to-use site that makes money from advertising. We have a modified experience for viewers using ad blockers

Wikia is not accessible if you’ve made further modifications. Remove the custom ad blocker rule(s) and the page will load as exp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