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一个穿着橙色的画着火苗标志的中型外骨骼动力装甲作战服、手持由一根导管连接着背上的燃料罐的喷射装置的士兵正站在走廊里,偶尔走动几步。火焰是人类掌握的第一种自然力也是第一种能源,它使人类将自身与动物区分开来。而火焰亦是人类最早使用的武器之一,并且一直被改造得更加致命。这种叫“火龙兵(Feuerdrache Soldat)”的德意志国防军的近战突击步兵就是火焰作为武器的致命性的最新表现形式之一,装备的喷火器只需要几秒钟就能制造出一堵恐怖的火墙,不仅仅将有机物还原成二氧化碳和气态水,在心理上产生的震慑作用就足以说服对手转身没命地逃。当然俗话说“进攻是最好的防守”,但是辩证地看,不懂防守就不能进攻。火龙兵的外骨骼动力装甲作战服不仅仅能有效防御大多数盟军的步兵武器的连续射击,更兼具防火功能,使其成为了战场上的人形喷火坦克。事实上将外骨骼动力装甲作战服涂成醒目的橙色就是故意告知盟军火龙兵来了,先行瓦解其士气,就像斯图卡俯冲轰炸机故意安装了能在俯冲轰炸时发出高分贝尖啸的发声装置一样。

这个火龙兵得到的命令是看守这条空荡荡的走廊,因为城堡最上层的监禁区发生了越狱事件,某个重要的囚犯逃跑了还杀了好几个军官和士兵,抢走了大量武器。不过整个城堡是建造在山顶上的,只有一个出口——正门的缆车站,而这个走廊是从城堡最上层前往缆车站的必经之路,只要将这里守住,那个逃犯的越狱之旅也就到此为止了。火龙兵哪里晓得他其实如此接近自己正在等待的目标——就在头顶上,藏身于天花板的一个通风口的栅格窗里面——显然通风系统被逃犯利用的可能性被完全忽视了。

日向透过栅格窗的缝隙观察外面,等待着出击的最佳时刻。当火龙兵从通风口正下方走过去之后她悄悄把栅格窗向里面打开,而蒙在鼓里的火龙兵再次出现在通风口下面的时候她突然伸出双手抓住其头盔猛地一拧,他的延髓就和脊髓脱节了——火龙兵并非刀枪不入,其设计上有可以被利用的缺陷——只要知道如何利用。其中之一就是外骨骼动力装甲作战服并非完全密封,头盔和其他部位不相连,所以有被扭断颈部的风险——由此既雄辩又事实地证明一定要注意头上。

尽量地慢慢放下尸体使其倒地时声音尽可能小,日向一翻身从通风口下到走廊里面。她没有拿走喷火器,因为它对于自己和对于敌人在某种意义上同等危险,不过日向知道如何让这么危险的东西派上更好的用场。

“颈部被扭断,没有搏斗痕迹,估计是被偷袭致死。”几个德军官兵围在火龙兵的尸体周围。“先抬走再说。”于是他们一起发力,把死沉死沉的装甲身躯抬起来向一边移动,而一个没参与此事的士兵去捡喷火器。

“别碰那个!”抬尸体的其中一人扭头看见了士兵的动作并且意识到了危险,大声喊道。太迟了,就在喷火器离开地面的一瞬间,藏在它的密封阀门已经被人松动的燃料罐下面的手榴弹被触发,然后周围所有人就在数秒内被碳化。

日向自安全距离外的藏身处现身,绕过还在燃烧的人形焦炭和烧得通红无法捡拾的枪械,从走廊尽头的出口走下很长的一段螺旋形的楼梯,来到一个长方形、数层高的大堂的最高层,四周都是有敌人来回巡逻的走廊。虽然有柱子和栏杆遮挡,但是对于任何隐秘行动的企图而言还是太容易暴露了,而一经发现就会被从多个方向压制和包抄,更何况悬挂在每一层走廊的天花板上的红灯还在同步地闪烁——警报仍然没有解除,附近所有敌方单位都提升了警戒等级。好在二次元的一条公理就是当无路可走/逃的时候,通风管道的入口总是敞开的——所以亦可以引申为当追赶的猎物突然不见踪影的时候,考虑通风系统被利用的可能性。日向在墙根处找到了通风口,用铁水管撬开栅格窗,钻进去不见了——当然她没有忘记再把栅格窗关上。

“超自然现象研究分院那帮家伙到底在镇子里搞什么?他们从来都是无宝不到,莫非那儿藏着大买卖?”“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凡是和超自然现象研究分院扯上关系准没好事。”一个特别大的空间里面两个士兵正在说话。这里是集体宿舍,不过由于城堡的半废弃状态,绝大多数驻军已经被调走,因此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床位派上用场。天花板下面吊着通风管道系统,而日向现在正悄悄穿行于这个错综复杂的管道迷宫内部,像猫一样敏捷机警,而且比猫还多出几支枪、手榴弹、匕首和铁水管。

悄悄把栅格窗打开一条缝,确认没有敌情之后日向从墙上的通风口里跳下来,这条走廊的尽头是锁住的铁门,一边有两个门洞。她首先探查离自己较近的那个,里面有个军官正在浏览书架,丝毫没有察觉背后有人。日向用铁水管勾住他的踝关节用力一拽,使他失去平衡向前倒,脸磕在书脊上。她再对他后脑勺来上一闷棍,永久性关闭了军官的所有生理机能。

环视周围,看起来这里是军官的卧室兼书房,除了床和书架还有桌椅、台灯、落地灯、衣柜和桌子上的一些物品,基本上都没用,除了几个手枪弹夹。日向从桌上拿起一个骷髅头——不知道是从地下挖掘出的人类遗骸还是这座城堡里某个囚犯的遗骸,看了看又放回去——没放好,掉地上了。她急忙捡起来摆正。

日向躲在另一个门洞外面探头偷窥。里面是个军衔更高的军官的卧室,面积更大陈设也更高级,还有壁炉。事实上那个军官正在查看壁炉内部,被日向从背后用铁水管勾住脖子一拧就挂了。壁炉没有生火,并且从砖块之间的缝隙里透出光线。日向用铁水管敲碎砖块钻过去,又是走廊。

这条走廊的尽头的门洞外面是一个非——常宽阔的空间,估计是城堡的一个主厅,除了堪比运动场的占地面积,其高度也分别向上和向下延伸十几层楼那么远。不过最令人摒息的还是那些巨大的身着盔甲手持宝剑的中世纪人物雕像,经过近千年依然保存相当完好。尤其是被安排在最醒目位置的那个——比其他的都大——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奥托一世——看来这座城堡在被德军征用之前是他的私有财产。

如果不是有任务,日向其实很愿意在这里多停留几日进行鉴赏和记录。沿着蜿蜒曲折并且有众多门洞作为装饰的走廊前进,突然她一闪身躲到一个门洞的柱子后面,因为在主厅的另一边的好几个地方有敌人向她开枪,还呼朋引伴加入战斗。

日向把主武器换成闪雷步枪,启动镜筒,双方开始对射。敌人当中也有狙击手,可是日向的枪法显然要比他们更精准而且不仅仅精准一点——狙击手并非如同很多人想象的那样弹无虚发,根据统计二战时一个狙击手平均需要3至5次射击才能命中目标,和“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的程度相差太远了。这场持续时间不长的交火的结果是在场的德国人都变成了以多种姿势躺倒在地上的一动不动的尸体。

前方就是走廊的终点——一堵坚固的砖墙——没有门也没有任何楼梯——狼石城堡的内部被设计得如此令人发疯地费解就是为了使闯入的外敌和试图逃脱的囚犯迷路,最后不得不向这里的主人屈服——但是这种看似有效的设计并没有考虑到日向——她娇小得能穿过大多数人不能穿过的地方——比如墙上那个用铁栅栏封着的小窗户。

小窗户的另一侧是城堡比较光鲜的那一部分——三层楼那么高的图书馆的最高层——当然不是作为图书馆使用而是作为研究室。现在所有的书架和工作台都空空如也,只能脑补昔日人头攒动的繁忙。

脚步声。一个士兵正在接近日向的位置。日向根据脚步声的音量和方向准确地判断出士兵的方位和运动轨迹,并以此为参照即时转移,使自己始终位于其视野之外。当那个士兵从日向藏身的工作台的旁边走过去的时候她伸出铁水管勾住他的踝关节使其向前摔倒,并在其爬起来之把另一端扎进他的头部的一侧。

一个火龙兵出现了,端起喷火器喷出明亮而灼热的火龙,朝着日向横扫过来。但是火龙骤然消失,火龙兵则被一个巨大的火球吞噬——日向精准地一枪打坏了火龙兵背上的燃料罐的密封阀门,引发燃料泄漏和爆燃——火龙兵爆炸了。

爆炸惊动了附近所有的敌人,他们蜂拥而至。这个废弃的图书馆的最高层的大门被撞开,起码12个德军官兵一边开枪一边往里面冲。日向和德军展开激烈交火,她利用自己的体型和周围的障碍物且战且退——有计划地且战且退——目标是通往下一层的楼梯。

一颗手榴弹在日向身边着陆,她瞬间捡起来扔了回去——这是另一条二次元公理——除非作者点头,否则高达九成九的武器对于主角收效甚微或者干脆无效——尤其是包括手榴弹在内的投掷型爆炸物,会被设定成百分之百在爆炸前被主角捡起来扔出去——一般是扔回给投手榴弹的人。

“Granate(德语:手榴弹)!”刚刚还以为胜利只是个时间问题的德军立即四散躲避马上要在他们中间发生的爆炸。趁这个机会日向跑下楼梯,刚到二层就撞上了一个敌兵。这个敌兵本来想绕路从下面一层上楼进行包抄,不知道他是幸运还是倒霉,刚到楼梯口就撞上了这个让他们吃够苦头的小女孩——接着就被这个小女孩推倒——在她用铁水管把他扎了个透心凉之后——看来答案是后者——不过从辩证的角度来看能被高质量萌娘——还是萝莉处决也算是幸运的一种吧。

日向顺着楼梯跑到图书馆的最下层,并且冲进一扇小门。门外的横向的走廊的尽头是一扇关闭的铁门,上面用文字和警示标志注明“危险!勿开启!当心跌落!”。日向用铁水管尖锐的那一短插进门板和地面之间的缝隙把门撬开,再把水管立在门板下面将其支撑住,然后打开手电筒查看里面。

一米见方的土石通道,垂直向下延伸消失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看起来已经几个世纪没使用过了,所以才被铁门封死。日向扔进去一支缴获来的燃烧棒,这一小团在黑暗中格外醒目的火焰在坠落几层楼的高度之后停止了移动,还发出碰撞金属板的声音,证明此通道底端有出口而且内部没有窒息危险。现在的问题是怎么不依靠梯子或绳子下去,日向敏锐地发觉通道内壁的土质恰到好处地粗糙并且疏松,于是她拿起铁水管从中间拧开,使其变成两根较短但仍拥有足够强度和长度的尖锐的铁管,插入对面的内壁作为上肢的着力点,同时用双脚支撑住左右两边的内壁作为下肢的着力点。然后她拔出一根铁管插入比之前低一分米左右的位置,再拔出另一根如法炮制,双脚也离开内壁向下移动相同距离寻找新的可以支撑的位置,接着重复刚才的一整套动作……这是个很艰难的过程,因为日向的上肢需要承受一半以上的重量,不仅是她自己的,还包括携带的装备。但是无论如何她通过了这次考验——为了完成任务(更为了自己的男人)这孩子也是蛮拼的。

终于到了通道底部,稍事休息之后日向撬开出口的铁板钻了出去。她运气不错,外面是一个很大的储藏室或者说军火库,堆成山的好东西存放在柜子和箱子里——包括两种新武器:一种看起来像某种用弹鼓供弹的双联装大口径机枪,不过重量和一支自动步枪相差无几。这种被称为“短钉枪(Nagelgewehr)”的半自动武器发射特殊形状和材料的“短钉”,专门对付那些比人类结实比坦克脆弱的目标。另一种看起来像信号枪,不过使用的是40毫米榴弹,打小房子、打人、打吉普车和卡车神马的都很给力,打坦克就呵呵了。

除了入手两件新玩具,更重要的收获是一张城堡地图。根据地图,这个大致呈U型的军火库外面是主研究室,有一条通路连接着电梯间,而电梯间连接着缆车站,缆车站的另一端就是山脚下的Wulfburg镇。不过在继续前进之前日向还得做一件事情。

“Sunflower呼叫Cattail,Sunflower呼叫Cattail。”日向启动军火库门外,放置在主研究室里面的一张办公桌上面的无线电再次联系朋友们,但是没有回应。镜头转到通讯线路的另一端,盟军设在敌占区的一个安全屋,也是之前爱莉所在的位置。原本井井有条的空间现在已是一片狼藉:翻倒的桌椅和书柜、散落一地的文件和丢弃的枪支、还有好几处明火。显然纳粹刚刚洗劫了这个地方,所有人不是被杀就是被抓。

日向放下话筒摘下耳机,脸上的表情显示她大概也明白朋友们处境不妙,看来任务目标除了调查并破坏第三帝国超自然现象研究分院的计划以及寻找并营救自己的男人之外又加上了把朋友们救出来。就在这时远处的主研究室二层的走廊上出现了一个敌兵,端起自动步枪朝着日向扫射。

日向躲到桌子后面。敌兵又扫射了一通,然后发现子弹在这个距离无法穿透无线电装置和无线电装置下面的办公桌。于是他放下枪掏出手榴弹拉掉引线,然而就在挥动右臂扔出去的一瞬间日向突然从桌子后面站起来一枪击中他的肘关节并且因此切断了他的右臂——二次元的又一条公理:只要作者点头,主角一定会在敌人拉掉手榴弹的锁栓/引线准备投出的时候将其击毙——抑或在其投出手榴弹的瞬间打断做出投掷动作的手臂或者手腕——要不就直接开枪打爆手榴弹本身——由此既雄辩又事实地证明武器只有被主角或站在主角一边的人使用的时候才能体现出价值。

更多敌人出现在二楼,日向举起榴弹枪,一个大爆炸使这些他们——包括整机和零件——飞向至少20个不同方向——由此既雄辩又事实地证明人多的时候切不可拥挤——尤其是使用火药和炸药的武器出现之后。

装上下一发榴弹,日向调转枪口瞄准左边的去往电梯间的通道的门口,把几个在那里挤成一团的敌人炸成肉酱。但是越来越多的敌人蜂拥而至,从二楼的走廊上越过栏杆跳下来或者从一楼的门里冲出来,不顾一切地前赴后继。这些德国兵虽然不缺献身精神,但是这样毫无必要的挂掉绝非英勇无畏的正确表现形式——然而他们这么做也是出于无奈——做日向的枪下鬼总比因为让她顺利越狱而被军法处置强多了。

日向又开了几枪后撤到军火库里面继续抵抗。这么做为她带来两个战术优势——首先这里大量储存的弹药可以随时补给,敌人也不敢把连她带它们付之一炬——因为总爆炸当量即使不足以炸塌城堡的一整面外墙也足以炸出个大洞;然后就是这个军火库因为大致呈U型,只有两个出入口,可以作为掩护并且限制一次性展开的敌人个体数量,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有没有敌人从另一个出入口进入并且出现在背后。

很快军火库门口的敌人的尸体——基本上没有一具是完整的——堆积如山。整个过程中日向一直记着所有被她处决的敌人的序数,当现场的最后一个敌人倒下的时候已经是第8602个——她计数并非为了比赛或者物质上的奖励,而是因为觉得自己多杀一个,别人就可以少杀一个。

周围暂时沉寂下来——除了日向之外附近短时间内没有活人了。她跨过满地尸体走进连接电梯间的通道。按下呼叫电梯的按钮,貌似只要等着电梯门开启、进入轿厢、再按下缆车站的按钮就行了——当然不会这么顺利。另一部电梯发出了到达本层的铃声,从轿厢里走出一个黑色的、两米多高的、看起来像某种高科技风格的中世纪重甲步兵的人形物体。这个被称为“超级士兵(Über-Soldat,英语Super Soldier)”的看起来比施瓦辛格还壮比姚明还高的重型步兵是第三帝国军事技术全面超越同盟国的又一个证明:经过特别的肉体强化手术的生化士兵身穿重型全封闭外骨骼动力装甲作战服,可以在近距离承受至少一枚盟军的反坦克火箭助推榴弹的射击;手持重型六管联装盖特林机枪,发射13×64毫米钢芯机枪弹,曾经在前线创造过单挑一个排的盟军并且胜出的纪录……总地来说就是二战版T-800终结者,如果不是因为造价昂贵而不能大规模投入战斗恐怕盟军会输得更惨。

现在日向必须独自面对这个终结者——Mini-Boss战:击败超级士兵。

超级士兵先发制人——手上的盖特林机枪的枪管开始旋转并且旋转得越来越快——伴随着电动机加速运转的声音。一秒多钟后,当枪管的旋转速度足够快时,射速每分钟3000发的子弹的洪流从枪口喷出。

但是日向并没有位于这些子弹的弹道上,既然这是场正面对抗很难取胜的战斗,那么总有至少一种替代方法,而她恰恰知道方法是什么。

绕着一根直径小一米的石柱,日向和超级士兵开始兜圈子,而且是逆时针方向——因为超级士兵的盖特林机枪在右侧,日向巧妙地以逆时针移动使敌人的武器被持续遮挡而无法发挥作用,同时看准机会用步枪射击其没有被挡住的部分——武器的价值取决于是否被正确使用,对付这个超级士兵日向只需要一支步枪就够了。

如同被一根又一根标枪投刺在身上,超级士兵肩膀、手臂、腿部以及躯干边缘的装甲一片一片地飞散开去,而它却根本打不着甚至看不见躲在柱子后面的目标,终于在受够了这种折腾之后以倒地+自爆的方式宣布认输。按照二次元公理,特殊的敌人比如Boss和Mini-Boss被打倒之后都会留下点战利品,比如装备或者补给或者两者都有——即使其本体已经在惊天地泣鬼神的爆炸中消失了。日向捡起盖特林机枪试了试,又放下了——虽然火力强猛又有数量可观的弹药,但是携带这么个又大又沉的武器会明显影响性命攸关的两个属性——速度和机动,再加上长时间持续开火的过热问题,只能放弃。二次元公理:主角可以携带大量体积小重量轻的物品无压力,类似机器猫的四次元口袋(虽然不一定也如同四次元口袋那样模拟出一个宇宙的容量),然而携带体积大重量沉的东西——即使只有一件并且其体积和重量还不如那些轻小物品的总和——则压力山大——除非作者点头。

进入电梯轿厢,日向发现所有的楼层选项都必须输入密码才能激活。她用匕首撬开面板,从里面拽出几根不同颜色的电线以特定方式缠绕对接,电梯就启动了——二次元公理:只要作者点头,主角可以用最简单的方法破解最复杂的密码问题——比如绕过这个问题。

位于狼石城堡正门内部的大得能媲美一座大城市的中央火车站的缆车站,可以同时双方向运行四条缆车线路。由于日向的越狱,缆车系统的电源已经从控制室被切断以防止她逃出去。而几十个武装到牙齿的敌人——包括一般士兵、火龙兵和超级士兵端着十八般兵器以日向乘坐的那部电梯为圆心形成一个半圆形的包围圈,只等着门一开就把所有弹药招呼过去。

“叮”一声电梯门开启,但是里面空空如也。日向当然知道前方已经被设下陷阱,所以在电梯下行途中她用铁水管撬开轿厢天花板的紧急出口爬出去,看准机会转移到竖井内壁的凹槽里面的维修梯,然后顺着梯子移动至离目的地最近的一个维修通道出入口。于是敌人的陷阱就成了马奇诺防线。

维修通道的两边的墙壁上都是平行排列的不同直径的管道,使其看起来比实际更加狭窄,似乎设计者把所有其他的要素都画在图纸上之后才想起这是条“通道”。借着昏暗的照明日向一路向前,来到了一个更加宽敞的空间,这里有巨大的电动机和两个直径起码有三米的缓慢旋转的风扇,看起来是通风系统的一个关键位置,而根据挂在对面墙壁上的结构图,风扇后面的通风管道通向缆车站并且从其控制室上方经过。

缆车站里面困惑于逃犯为何没有如约出现的德军除了留下一小部分看守电梯,其余的散开四处巡逻寻找蛛丝马迹,然而他们还是忽略了头顶上某根宽大的通风管道里面传出的不同寻常的动静。日向从管道的一个维修窗里面钻出来,正好落在缆车控制室的顶上,她用铁水管撬开紧急出口跳进去——这么重要的地方现在竟然无人看守——二次元公理:只要作者点头,再精明的敌人也会在必要的时候犯傻让主角钻空子。

缩在墙根处躲过一个偶然经过窗外的超级士兵并等待其走得足够远之后,日向启动了主控制台上的开关,恢复了缆车系统的电源。如梦初醒的德军立即一边开火一边朝着日向的位置狂奔,但是已经太迟了。日向以最快速度冲进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有双层巴士那么大的缆车轿厢,放低身体躲避可能穿透轿厢外壳的子弹。

就在缆车轿厢缓缓从狼石城堡张开的大嘴里移动出去的时候,跑在最前面的敌兵到达了控制室,然后发现那个逃犯已经先天下之忧而忧地切断了总控制台的连接线,使电源无法从这里关闭。无计可施,他们只能看着渐行渐远的轿厢大眼瞪小眼。

缆车下行进入白雪皑皑的山谷,这是对“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最直观的写照,创作出此名句的那位伟人如果能看到此情此景不知是否会产生不一样的灵感。突然随着一阵震动缆车停止了前进,原来虽然狼石城堡里面的敌人阻止不了日向逃跑,但是这并不代表外面的敌人也束手无策。设置在缆车运行路线的中继塔上的控制室收到通知切断了电源,使日向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悬在数十米的空中。然而俗话有云“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同时出现的”——尤其是对于被特殊照顾的主角而言。日向立即发现那个中继塔的旁边就停着另一部轿厢——而且和自己所在的轿厢悬挂在同一根钢缆下面。于是她从二层天花板的紧急出口爬到轿厢顶上,用铁水管架住钢缆滑了下去——当然没有忘记在这么做之前先用枪把目标轿厢的窗户玻璃打碎——被割伤可不在计划中。

借助重力加速度日向在冲进目标轿厢的正对自己的窗户的瞬间具备足够的动能把里面那个运气差得足以将自己置于她的运动轨迹前方的士兵踢出对面的窗户——虽然山谷底部是一条河,但是由于以非正确姿势入水,那个倒霉蛋没有幸存的可能。下一瞬间她举起短钉枪朝着中继塔的控制室的窗户连开数枪,把里面的人打得支离破碎。

现在的要做的是去控制室重新启动电源。日向走出轿厢的出入口,踏上建造在中继塔外围的露天走廊。前面的拐角处跳出一个士兵,马上就被短钉枪打飞出去然后下坠几十米掉进河里,紧接着出现的火龙兵也遭受了同样的命运。肃清了中继塔里面剩下的一两个散兵游勇之后日向占领了控制室,启动电源,返回轿厢。

缆车继续下行。左边出现了一部上行轿厢,里面有士兵朝日向开火。双方对射了一小会儿,但是在非水平移动时射击同样非水平移动的目标颇有难度,持续时间几十秒的交火的结果是敌人非死即伤而不是团灭,虽然对于日向来说成绩也不是很差就是了。

喷气式发动机的声音,然而伴随着这声音一起出现的不是飞机,而是数个穿着附带特别设计的喷气飞行背包的轻型外骨骼动力装甲作战服、双手各持一部四联装轻型火箭助推榴弹发射器的敌人。这些被称为“鸟人(Vogelmann,英语Bird Man)”的作战单位是第三帝国的试验性兵种,能够比较迅速灵活地在一定高度尤其是低空行动同时用火箭助推榴弹轰炸无装甲和轻装甲目标。不过他们这次的目标不是日向所在的缆车轿厢,而是轿厢和钢缆连接处的滑轮和固定装置。

一连串爆炸,轿厢开始危险地倾斜,角度越来越大。日向放低身体,用铁水管扎进地板使自己不会过早地掉下去。金属疲劳并且发生扭曲断裂的声音,轿厢已经几乎垂直,坚持不了太久了。日向紧贴地板向下移动,到达轿厢指向谷底的那一端的窗口,深吸一口气跳了下去。虽然落下几十米的高度,不过由于以正确姿势入水所以毫发无伤。

日向入水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迅速游向一边——理由很简单——悬在头上的那个有双层巴士那么大并且有双层巴士那么重的缆车轿厢终于和钢缆脱节了,直线砸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