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文件夹里的文件内容确实与“绝密”相符,比如研究和生产超级士兵的秘密基地的位置——深埋于阿尔卑斯山的某处;以及帝国科学院的总部“新狼石城堡”的位置——在遥远的北方,波罗的海里的一座孤岛;还有两者的内部地图——虽然比较粗略。然而如果真的想让这些不得了的情报派上用场,日向得先返回地面。

回到之前那个有几扇石门的大房间,日向发现来时的那一扇石门已经被一堆掉落的又大又沉的石块堵得严严实实的,也许是因为之前怪物大打出手的时候震动太强烈了。不过柳暗花明又一村,另一扇由于被压坏而无法通过的石门反而被震开了,看来是唯一的选择——无论这条路会将她带向哪里。

但是就在日向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听见里面隐约传来枪声、爆炸声、嚎叫声还有惨叫声——可以预见前方的考验不会比之前更容易。

门里面是一条曲曲弯弯细又长的隧道,而且黑咕隆咚。日向用胶带把手电筒绑在枪上当作临时凑合的战术照明灯,沿着有些坑洼的石头地面小心前行。她发现两边的墙壁上有一些长方形的格子,这些格子看起来是用于摆放棺材或者木乃伊的——而且问题在于虽然里面有明显的放置过棺材或木乃伊的痕迹,它们现在都空了。日向再仔细观察地面,有杂乱的脚印而且不像是现代人的。

不知前进了多长时间,远处隐约出现了亮光。日向关闭电筒更加小心地往前走,复行数百米,视野豁然开朗。

与此同时在这个被诅咒的地下皇陵的某处,方形的砖石通道里,几个党卫军士兵正在交谈:“简直一塌糊涂了!它们到处都是!”“这些怪物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只是来这里帮忙考古,不是和丧尸神马的对打!”“少将和准将的工作组也失联了!估计也是凶多吉少……”

仿佛在回应他们的讨论一样,远处传来了令人起鸡皮疙瘩的惨叫,还有密集的枪声,都被建筑结构放大了。

“你听到了吗?”“我真心希望没听到……”“跑路也许是个好主意。”于是这几个士兵拔腿就跑,目标是一处两三层高的长宽十几米的长方形空间,那里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临时的工作站,有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党卫军官兵和超级士兵聚在一起——因为唯一的通向外界的出口已经被崩塌的石块封得死死的。

面对如此绝境,他们反而冷静下来。在一名军官的指挥下所有人找到最适合的防御位置——比如柱子后面和翻倒的桌椅后面,把枪装满子弹,把后备弹药揣满口袋,准备拼死一搏。

很快前面的门洞里面的墙壁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摇晃的被拉长的影子,伴随着杂乱的脚步声。一支不是由人类组成的大军正在逼近。

这就是亨利一世当年召唤出的不死族军团——的一小部分,每一个个体看起来长得都一样:仿佛死了几百年的半人半骷髅的外形,穿着脏兮兮的生锈的铠甲和头盔,两只手分别拿着锈迹斑斑的盾牌和刀剑或者斧钺。它们一排一排地从门洞里出现,稳步攻向党卫军的防御体系——说实在的,比直接冲过去更吓人。所有的枪口喷出细长的火舌,子弹的暴风雨向前招呼过去。不死族士兵们立即做出反应——放低身体使自己的大部分被盾牌遮住,而这些盾牌令人惊讶地坚固,居然能挡住步枪子弹的持续轰击——当然机枪子弹还是能够穿透。然而即使超级士兵的机枪子弹只需一发就能撂倒一个彪形大汉,但是这些不死族士兵可不是“人”,它们即使腿被打断也继续爬着前进,即使脑袋没了也照样挥动武器战斗——说简单点,只有把它们打碎才能将其一劳永逸地“杀死”。

前面的几排不死族士兵已经被子弹的洪流切割成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碎块,但是就像是面对正在上涨的潮水,前面的刚刚退去,后面的就以更加猛烈的势头扑过来。一波接着一波拥来的不死族士兵们如同活塞一样迫使党卫军官兵后退,很快他们就无路可退,而最前面的几个倒霉的家伙已经被砍倒了——虽然他们的外骨骼动力装甲作战服能承受相当的钝器打击,但是也不能在如此高频的攻击下坚持很久。

随着超级士兵被蜂拥而至的不死族士兵们推倒并且按在地上继而被肢解,党卫军失去了火力支援,剩下的几个人和几条枪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放弃了抵抗。巨响和猛烈的震动,最后两三个党卫军在被淹没的一瞬间拉响了身上的总计十几颗的手榴弹,对于不死族来说最显著的效果就是距离爆炸中心最近的那一批被瞬间粉碎,稍微远一些的那一部分也缺胳膊少腿——看来它们虽然对于穿透型伤害有很强的抗性,却难以应付强烈的震荡比如爆炸的冲击——或许和它们丧尸一样枯槁的外表有关——毕竟“不死(undead)”和“不朽(immortality)”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简单来说丧尸属于“不死”却不是“不朽”而圣斗士星矢虽然被称为“不死身”,其实更准确的描述应该是“不朽”。

毫无预兆的,手榴弹接二连三地从空间的上层被丢下来,在不死族士兵之间四处开花。当连续的爆炸最终平息之后,日向从上层跳下来,在下层的地板的中间处稳稳着陆,环视四周,都是烧焦的还在冒着黑烟的碎块,看来想分辨出哪些属于人类那些属于非人类颇有难度。

日向继续前进,因为除了前进之外没有别的选择。她一手短钉枪一手StG 60自动步枪地进入了不死族士兵们出现的那个门洞,转过一个弯,顺着狭窄的方形隧道往前走,警惕着周围的动静。而远处仍然在传来枪声和惨叫声。

又向前走了很长一段路,跨过不时出现在地上的不甚完整的尸体,日向进入一个近似正方体的空间,四周的墙壁上安装了照明设备,前方和左边各有一个门洞只不过左边的那个被沉重的栅栏门关得死死的。栅栏门的另一边则是个很大的长方体形状的大堂,比之前的那个临时工作站大几倍还有整齐排列的方形石柱,大堂中间几个党卫军正在做困兽犹斗,包括一个党卫军版的火龙兵——“炼狱兵(Inferno Soldat)”。和党卫军的超级士兵相似,炼狱兵也是左右手各持一套武器——不是盖特林机枪而是喷火器并且各自连接着背上的两个燃料罐中的一个。面对步步紧逼的不死族士兵们,炼狱兵左右开弓用火焰“洗涮”着面前和两边,然而能够迅速焚毁人类敌人和部分建筑物以及载具的喷火器却对不死族士兵没什么用——它们穿过火墙继续逼近——全身都是腾起的火苗——等于反而得到了火焰效果加成。

日向躲在门后,观察着这场低烈度的负隅顽抗的战斗的进展。炼狱兵也顾不上违反安全条例了,抡起喷火器和敌人肉搏,没几个回合就被打倒。旁边的党卫军士兵调转枪口帮忙解围,把他身上的不死族士兵打成碎片。党卫军们出人意料地暂时挡住了不死族的围攻,然而无论在战略还是战术上他们都处于劣势,被包圆是迟早的事情。

就在这时日向身后传来砖石崩塌的声音,原来隧道两边的墙壁各自破了一个大洞,并且从里面走出一个手持宽剑和盾牌的不死族士兵。两个不死族士兵低吼着逼近日向,意思大概是:“小妹妹一个人?约吗?”

几秒钟后不死族士兵就只剩下残肢断臂,显然日向用枪口回答了它们的约会建议——答复是否定的。而另一边的战斗也已经见分晓——不死族战士们站在党卫军支离破碎的尸体上,挥动刀剑和盾牌宣布胜利。日向因此出两个结论:第一、喷火器不适合对付不死族;第二、注意墙壁,即使墙上没有墓穴它们也可能突然从里面出现。

一路上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党卫军和不死族之间的冲突留下的痕迹,无论是碎片还是弹痕或者小型爆炸物的使用痕迹。看来双方的伤亡都不小,对于日向来说这是好事——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国王的密室”的这一部分和她对战奥托一世之前走过的那一部分很不一样,这里的空间都是方方正正的,通道都是横平竖直,转角都是90度,甚至连墙壁和地板的砖石也都是规格一致的长方形——德意志民族的过度严谨的民族性格被用错地方的证明。虽然有很多路口,不过大多数通往别的方向的通道被落下的机关门——也许是之前的战斗激活的——包括石质的和铁质的——挡住了,省去了纠结于该往哪里走的麻烦。

在一条狭窄的通道内,日向飞起一脚踢中一个不死族士兵的右手腕并且将其踢断,那只手握着的宽剑飞了出去,被她接住。紧接着日向转身挥剑挡住另一个手持长矛的不死族士兵,连续几个漂亮的格挡,她看准破绽,一剑将敌人斩首。当然仅仅斩首不足以打倒一个不死族士兵,它仍然挥舞长矛准备再战,与此同时刚才那个没了右手的不死族用左手的盾牌发起进攻——但是它显然忘了盾牌本身是为防御而设计,作为攻击性武器来说太笨重而且攻击范围太短;还有一个危险因素就是既然本身用于防御,一旦用于进攻反而将自己暴露在来袭的攻击之下。日向敏捷地躲开挥动着的盾牌,一剑切断不死族士兵的左臂,再一剑斩断其双腿。剩下的那个不死族士兵已经举着长矛刺过来,日向朝边上一跳并且一侧身躲过去,紧接着用剑砍在长矛的矛杆上,使其刺进地面,然后反手一剑将不死族士兵腰斩。

又来到一个临时工作站,比之前的那个大一些,一边墙上是整齐排列的洞口,里面是摆放石棺的空间;前方尽头则是一张很大的桌子,上面是一些没来得及派上用场的武器弹药,还有一本日记——估计是某个重要的研究员留下的——而那个研究员现在十有八九已遭不测。除此之外工作站里面到处都是翻倒的作为临时凑合的掩体的桌椅以及扔的满地都是的人体和不死族零件,还有弹壳和损坏的武器。看来之前这里的战斗十分惨烈。

日向从武器弹药里挑选出自己能用的收好,然后翻看日记。原来超自然现象研究分院派出了一大一小两个工作组进入地下,野火止初恵和野火止麻奈佳亲自带领较大的工作组发掘研究奥托一世埋藏的秘密,而较小的那支工作组则对亨利一世展开平行研究。

日向突然侧身闪到一边,因为一个不死族战士从背后一剑砍过来,把她刚刚所在的位置的桌面的部分砍出一个大口子。日向在不死族战士转身再次攻击之前用短钉枪把它的“五体”打飞出去。

继续阅读。亨利一世貌似对黑魔法走火入魔,在召唤不死族军团的过程中把自己也变成了不死族。大臣们害怕其最终会毁灭世界,于是召集僧侣把他连同他的不死族战士们一起封印,埋到地下深处。就在日向与奥托一世的怪物对决的时候,亨利一世工作组不小心解开了封印,唤醒了不死族军团,而这些人就成为了它们的第一个目标。

既然不死族军团已经醒来,亨利一世肯定也一样。日向从日记里得知了封印亨利一世的位置,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将其消灭,并且希望这么做的附加效果是不死族军团由于失去指挥官而集体自毁。

走过无数条通道、房间并且沿途打倒数以百计的不死族战士,日向在这个地下迷宫里面越走越深,直到前方的道路突然开始向上倾斜——再前进与之前走过的路相同的距离,通过数量相同的障碍,日向终于接近了目的地。

封印亨利一世的地点在山脚下,四周被巨大规则的石头堆彻的墙壁围住,中间是两三级台阶那么高的石头祭坛,而祭坛的中央有一块特殊纹路的方砖,被特殊形状的石柱、火盆按照一定的布局拱卫,非常符合“XX仪式必须在XX年发生一次的日食/月食的时候将XX以特定方式排列在XX周围才能进行”的设定。现在这里发生了轻微地震,而方砖的震动最剧烈,似乎要被从地面上震出来。破裂的声音,方砖上出现了一道裂痕,里面冒出黑色的雾状气体,看来情况不妙。

待黑雾散去,一个高大的装甲身躯出现在晨曦的天空下——亨利一世。他仍然穿着一千年前的铠甲并且手持即使没有一百公斤也得有几十公斤重的巨型宽剑——当然由于在阴冷潮湿的地下埋了差不多十个世纪已经锈蚀了不少;而且和不死族战士一样,他的模样也是半人半骷髅。

日向推开面前的门,转过一个弯,从前面的石壁上的一个破洞离开了皇陵,重新见到了天空——这也意味着她进入了与亨利一世面对面的擂台。亨利一世转过头,看着远处那个娇小的身影,地面又一次震动起来,数名不死族士兵从地下钻出。

Boss战:消灭亨利一世。

日向扛起Panzerschreck,将重型火箭助推榴弹朝着亨利一世一发一发射去。并且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目标身上的装甲被炸飞,扔的到处都是。但是亨利一世毕竟是Boss,没有坦克那么娇气,六发弹药打光之后除了被削去一些装甲之外也没有受到更多损伤。

不死族士兵已经围了上来,日向扔掉Panzerschreck换上盖特林机枪,把它们打成碎片。而亨利一世把宽剑举过头顶,用力拍在地上。仿佛武侠或者魔幻小说里描述的情节,以宽剑接触地面的位置为起始点,一道裂缝以肉眼几乎无法分辨的高速向前延伸,直冲日向而来。虽然速度如此之快,仍然不足以令日向感到惊奇。她及时扔掉盖特林机枪跳到一边,躲过了致命一击。

亨利一世再次召唤不死族战士,日向并不急于对付它们,因为治标不治本——只要亨利一世还存在,不死族战士就会源源不断地出现。她举着短钉枪一边开火一边向亨利一世冲过去,而亨利一世亦瞄准她发动和刚才一样的地震波攻击,被一个侧滚躲开。日向站起来继续开火,亨利一世体型巨大行动又迟缓,只能凭借自己超长的血条和超高的装甲值硬抗这些超音速飞行的大口径子弹。

亨利一世大踏步地走向日向,行动更快的不死族战士们已经聚拢至距离她不到十米远。日向将一颗手榴弹丢向它们中间,紧接着躲到附近的火盆后面。

收拾虾兵蟹将并不难,问题是虾兵蟹将的老大实在血太厚甲也太硬,而且和奥托一世的怪物不同,这个亨利一世看起来没有明显的弱点,纵使日向具有速度和灵活的优势,然而对手在体力和耐力上遥遥领先,根据龟兔赛跑原理,最后屈居亚军的是兔子。

亨利一世再次发难,日向身后好几层楼高的石柱被震塌,每一块碎石都起码有一辆坦克那么重。日向计上心头,她迅速转移至仍然矗立着的石柱当中最高大的那一根的位置,向Boss开火将其吸引过来。亨利一世发动震波攻击,石柱被震塌而且是朝着亨利一世塌下去,最大最沉的那一块碎石正好砸在他的头上并且看起来把他砸进了地底下。

就在亨利一世被砸扁的同时,仿佛有人关闭了总开关,那些不死族战士们全部扑街,紧接着化成黑烟消散了。

日向松了一口气,总算把这个阴魂不散的Boss消灭了——但是胜利的喜悦是短暂的——压住亨利一世的巨石突然颤动起来,出现裂缝,然后就亨利一世就劈开石头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他看起来伤得不轻,身上的盔甲已经支离破碎,并且已经不能再召唤喽罗和使用震波,然而那柄宽剑仍然威力无比。

日向一点也不慌张,因为她发现离自己不远的地面上就是之前丢掉的盖特林机枪,里面还剩一半弹药。她走过去捡起来,瞄准亨利一世扣动扳机。13×64毫米钢芯机枪弹像冰雹一样朝着目标招呼过去。亨利一世顶着子弹的暴风雨继续走近日向,不过他的步伐越来越艰难,终于向前一个趔趄,仰面发出一声心有不甘的嚎叫,接着就爆炸成一堆碎肉。

日向丢下枪管已经发红冒烟的盖特林机枪,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