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这里是天然形成的地下岩洞隧道网络,经过了奥托一世和亨利一世的建设和延伸,成为了他们的地下宫殿——或者说地下皇陵群落。超自然现象研究分院在这里铺设了地面和铁轨、还设置了支架和管线并且安装了电缆和卤素灯。由于良好甚至太好的照明,看起来日向很难继续前进时避免被发现——事实并非如此,为了维持灯光,附近的某处集中放置了发电机,它们工作时发出的声音被隧道放大了,甚至足以掩盖枪声和爆炸声,日向只需要注意别被人看见或者在看见自己的人发出警报之前将其干掉就行。

“天亮前就能打通前往第一主厅的路。”“比计划的快多了。”“不得不承认虽然是一介女流,她们在工作上颇有一套。”一处简易搭建的小房子里面几个党卫军军官正围着桌子一边工作一边交谈,日向迅速悄无声息地解决了他们并且缴获了地图、文献、发掘记录、研究报告等——由此既雄辩又事实地证明确实不能小瞧女流之辈——据说无论在二次元还是三次元(尤其是二次元),最顶尖的特务、狙击手、王牌飞行员……三分之二是女性。

借助地图日向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开始查看文件。历史上亨利一世和奥托一世都致力于领土扩张,尤其后者的野心可谓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竟然妄图重建当时已经灭亡近五百年的罗马帝国——通过征服原属罗马帝国的领土的方式。当然这一部分常识在任何历史教材里都能找到,但是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关于两位统治者醉心于黑魔法和邪恶的巫术甚至还召唤出大批来自阴曹地府的不死族士兵的传闻其实都是真的——由于扩张屡屡受挫,他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转向非常规手段——而根据缴获的文件,显然他们在使用这些非常规手段的时候出了岔子,不但未能实现霸业,甚至连人身安全都受到威胁,最后只能把这些危险的“玩具”——虽然正体尚未查明——深埋在地下希望后世无人问津。现在第三帝国正带着害死猫的好奇心和害死人的功利心释放已经封印近千年的巨大邪恶。

其中两份文件的内容引起了日向的注意。一份是奥托一世手下的一位大臣的手记——关于神圣罗马帝国的军队在一场战斗中祭出某种“人形兵器”屠杀了45000个马扎尔人,而且根据记录在打赢了这一仗之后,负责打扫战场的人们发现那些被杀的马扎尔人几乎没有留下完整的尸体;另一份则是奥托一世的一位密友——某个德意志诸侯王的来信,写信者首先表示奥托一世向他订购的铁链已经铸造完成,接着询问这些特殊规格的铁链的用途,因为它们“看起来是为吊桥准备的,但是整个欧洲并没有那么大的吊桥”,最后那个诸侯王说作为老朋友他尊重奥托一世的隐私所以不会追问,并且已经命令手下的铁匠不得泄露半点关于铸造铁链的事情。显然这些内容都在预示着什么东西,什么怪异的、有谋杀倾向的、可能不具备区分可食用的有机体和不可食用的机器的能力的东西。

一队党卫军沿着狭窄的,一边是石壁而另一边是几米高的石崖的羊肠小道行进,待他们消失在路尽头的转弯处,日向从石崖下面爬上来朝反方向走去,并且在一处路口躲过一个超级士兵。党卫军的超级士兵和德意志国防军的超级士兵相比更高大并且拥有更强的耐久度,火力也增加了一倍——因为左右手各有一挺重型六管联装盖特林机枪。但是其体型在如此局促的空间运动起来很不方便,甚至连转身都是问题。

日向已经越来越接近目的地或者说封印黑暗秘密的位置,因为遭遇的党卫军越来越多。她尽可能地和他们兜圈子以避免被发现,然而这并不代表每一次都成功。“不许动!”背后传来一声断喝。日向在响起枪声之前吸足一口气钻进墙上的洞口——里面都是水。她屏住呼吸向深处游,前进二十几米后浮出水面,进入一条狭窄的岩缝。侧着身体又移动了不知多远,日向来到俯瞰一条暗河的位于高处的岩洞。河上架着桥,两岸各有一扇彼此相对的装甲门——还通上了高压电。日向跳进河里再爬上岸,根据地图选择了正确的门,关闭竖立在前面的电路开关,她用铁水管插进门缝将其撬开。

经过一座被加固的栈桥——架设在一条看起来好像能直通到地心的裂谷上面——从边上几米远的岩洞里涌出的瀑布更加强了这一印象——再向前走一段则是一个直径十几米的圆柱形竖井,垂直向下延伸十几层楼的高度直到流经最底层的暗河,而从最高层开始有一条不很宽的台阶沿着竖井边缘螺旋向下,此外这一层的内壁还被凿出了一个个整齐排列的长方形储物格,里面有条不紊地摆放着来自中世纪的瓶瓶罐罐——无论里面的内容是神马,最好别碰。日向收好武器拾级而下,遇到因为年久失修的缺口就跳过去。到达最底层之后又进入一条崎岖狭窄的岩缝,尽头处是小得仅能通过一人的长方形缺口,下面架着梯子,可以看见里面明亮的卤素灯以及被卤素灯照亮的砖石地面。

日向爬过缺口站起来,发现自己位于一个很大的用砖石搭建的空间里面。这里有粗壮的石柱支撑着天花板,四周的墙壁上有古代雕刻和新安装的卤素灯,还有几扇石门——大多数都已经被压坏了,只有一扇是开启的——从满地碎片来看应该是被炸药强行突破的。

走进被炸开的石门,再走上几十级石阶,日向面前出现了另一扇石门,不过是紧闭着的,她刚刚用铁水管将其撬开,里面就伸出的几支自动步枪直指她的头部、胸部和腹部。

几个党卫军士兵架着被没收了武器装备日向,连推带搡地把她往前带,而在这个过程中她迅速观察了一下周围。这里是一个大得能容纳运载火箭的地下空间,自己所处的这一部分在数百年前被人工雕凿,建成了上中下三层平台,每一层都比上面一层向前延伸得更远,最下层甚至停放坦克都绰绰有余,而平台的左右边缘都有楼梯以供上下。起码一个加强排的党卫军手持十八般兵器站在这里,还有超级士兵;数十盏卤素灯被安装在恰当的位置,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无影灯。

“看!是新东方特快上的人偶姬!”野火止麻奈佳的声音,两个女性党卫军军官——野火止麻奈佳和野火止初惠出现了,走到日向面前。

野火止初惠:“我不得不赞赏你的坚持,小妹妹。竟然一路追到这里——你来的正是时候,我们即将发掘出奥托一世皇帝埋藏的秘宝,而你恰好得到最前排的位置。”说着她转过身走向平台前方的尽头,那里有一张讲台一样的石桌,貌似是某种机关。

野火止初惠掏出一张泛黄的羊皮纸,按照上面的内容操作石桌的机关,很快整个空间都震动起来。

“姐姐……这……发生这种事情正常吗?”野火止麻奈佳后退几步拔出手枪。

“胆小鬼。”野火止初惠回头看了一眼妹妹。就在她把视线转回去的时候眼前出现——一堵凹凸不平的墙?

下意识地后退几步并且抬头,野火止初惠发现挡住自己视线的是一个尺寸堪比威震天的人形怪物——的上半身。它的表面完全被破破烂烂的布条覆盖了,包括眼睛,看不出真身的模样;而手腕、上臂和后肩都有铐子一样的束缚具,拖着铁链。

怪物发出一声用“震耳欲聋”形容都嫌保守的吼叫,意思大概是“谁敢打扰我睡觉”。

除了野火止初惠和日向以外的所有人都举起武器瞄准怪物,就连架住日向的两个党卫军士兵也不例外。“放下武器!”野火止初惠走向低吼着的怪物。怪物低下头,张开血盆大口盯着她看。“别动!”野火止初惠用古高地德语命令道,而怪物居然听话了,吼叫的音量逐渐减弱。“麻奈佳,这就是奥托一世的宝藏,要不要过来仔细看看?”她得意地伸出一只手摸怪物的脸,回头问野火止麻奈佳。

“……我……我远观就行了。”野火止麻奈佳发出干巴巴的笑声。

“睡了九百多年,一定饿坏了吧?”野火止初惠现在是两只手像摸宠物一样摸怪物,而那怪物还真的就这么任由她摸。“我给你带来了见面礼——又白又嫩又香又甜的盟军鸽子!”她回头意指日向。

“真是暴殄天物。”野火止麻奈佳也回头看着日向。

野火止初惠:“你还有神马遗言吗?”

日向:“Es lebe die Kommunistische Internationale(德语:共产国际万岁).”

突然怪物大吼一声伸出一只坦克那么大的手,一把抓住了野火止初惠,在其他人能反应过来之前,它把她的上半身塞进自己的大嘴,铡刀般的牙齿轻轻一合就切断了腰椎以上的部分。紧接着怪物把野火止初惠的腰椎以下的部分(含腰椎)随意向后一丢,再把腰椎以上的部分用力吐出去——显然它发现她的上半身既不美味也不易咀嚼。

“姐姐!”野火止麻奈佳哀嚎一声,疯狂地朝怪物开枪,士兵们也一齐开火。日向趁机以最快速度躲到平台一边的楼梯里面。

虽然各种子弹和爆炸物都在向怪物招呼过去,效果却和撒了一把碎纸一样,仅仅更加激怒它而已。怪物再次怒吼,向前探出头,一口将野火止麻奈佳叼进嘴里,还不停地用力甩,最后一下就把她甩出去。如同断线的风筝,野火止麻奈佳狠狠撞在刚刚日向进来的那扇石门的门框上,又如同篮球一样弹出门外。

现在怪物要料理其他党卫军官兵了。它把手掌攥成拳头——仍然有坦克那么大,沿着最下层平台横扫过去,所过之处的士兵和超级士兵都像保龄球瓶一样东倒西歪,飞向各个方向。

Boss战:消灭奥托一世的怪物。

虽然Boss战已经开始,不过日向并不急于行动——不仅因为她手无寸铁,更因为党卫军正在从门外鱼贯而入向怪物发起攻击——在交战双方之间受夹板气不如坐山观虎斗再渔翁得利。

这些新来的党卫军装备的不是步枪,而是被称为“Panzerschreck(德语:坦克的恐惧)”的重型反坦克火箭助推榴弹发射器。当年盟军的M1巴祖卡火箭助推榴弹发射器在北非战场大量投入使用并被证明成功,相应的德军也缴获了一些并且进行逆向工程,催生了RPzB 43重型反坦克火箭助推榴弹发射器,比盟军的更大更沉并且杀伤力更凶残。RPzB 43后来被改良成RPzB 54,而现在德军使用的型号更加先进:新型材料打造更加轻便耐用;前向防弹板被换成了原始的电子瞄准具进一步减重并且方便使用;原本每发射一次就必须重新装填的设计被改造成使用六发弹匣;甚至弹药本身也经过了重新设计,弹道更加稳定、破坏力更强——根据战场记录只一发就能穿透所有现役坦克——无论盟军还是德军——的正面装甲,真正如字面上的意思一样将装甲车变成了装甲兵的铁棺材。

党卫军们朝着怪物一阵山崩地裂般的火箭助推榴弹轰炸——效果不同于刚才——不是撒了一把碎纸,而是用弹弓给巨龙挠痒痒。怪物再次出手——呃不对!是出拳,把那些倒霉的家伙们一片一片地砸扁。

不知过了多久,爆炸声、撞击声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声音逐渐沉寂下来,很快就只剩下怪物的嚎叫。

日向尽可能一声不响地离开藏身处,顺路捡起一支Panzerschreck。怪物低吼着,但是没有其他动作。日向瞄准怪物的脑袋开火,怪物大吼一声抡起两只拳头砸过来,她向后一退——正好躲过去——仍然被震得站立不稳。

怪物收回拳头不再攻击,这使得日向推断出它其实没有视觉——无论先天因素还是后天因素——所以只能依靠声音——足够响的声音——判断物体的方向和距离。

日向再次开火,怪物的拳头又砸下来,但是她已经及时转移。

第三次开火,怪物伸长胳膊,拳头横扫过来。日向扔掉Panzerschreck,看准时机卧倒紧贴地面,拳头从她上方几厘米处掠过。

捡起一支新的Panzerschreck,日向继续攻击怪物并且敏捷地躲过它的拳头——平台没有在这个过程中被砸塌也是个奇迹了。然而怪物看起来刀枪不入,能把坦克掏出一个大洞的火箭助推榴弹在它的表面没有造成任何实际损伤。虽然客观事实如此,日向除了继续开火没有别的选择,如果她不消灭这个怪物,纳粹就会把它拿去干别的事情——而且绝不会是和平或者慈善的用途。

九分准头一分凑巧,一颗火箭助推榴弹飞进怪物的大嘴——就在它怒吼的时候。怪物的嘴里喷出爆炸的火焰,怒吼变成了痛苦的嚎叫,看起来它疼得够呛。而日向由此发现怪物的弱点是口腔,她再次丢掉Panzerschreck,捡起一支闪雷步枪并启动镜筒。

瞄准怪物的大嘴,日向扣扳机,拉枪栓退弹壳。怪物疼得大叫,但是由于闪雷步枪自带内置消音器,它无法判断出子弹射出的位置。日向从容地一枪一枪射向怪物,而急痛攻心的怪物狂乱地挥舞拳头——没有一次砸在距离她十米以内——所以她才这么泰然自若。

怪物还算有点智商——吃了十几枪之后就不再挥拳,而是改成沿着平台横扫——这样一次打击一大片应该能划拉到那个无声的袭击者——主意不错,就是无效——因为平台有三层,因此只有三分之一的机会猜对日向在哪一层,更何况即使猜对了,日向总是能敏捷地躲开。终于在打空第六个弹夹之后怪物发出一声挫败的、听起来像是宣布认输的呜咽,紧接着巨大的身躯就软了下来向后一歪,倒下去不见了。

给步枪插入一个新弹夹,日向准备搜集武器弹药然后离开。就在这时她的听觉捕捉到了一个微弱的音频信号——垂死的人类发出的声音——从她进来这里的那扇门外面传来。

野火止麻奈佳倒在血泊里,即使没有专业医学知识也能看出来即使拥有最训练有素的医生和最精良的药品设备的医院也救不了她的命,而如果有专业医学知识则能判断出她现在是左肺碎裂、右心房穿孔、胃穿孔、脾破裂、严重肌肉损伤、全身粉碎性骨折……反正不太可能修好。

“我……想……回……家……”这是野火止麻奈佳断气之前的最后一句话。日向从尸体搜出一个文件夹,标注着“Streng Geheim(德语: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