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General Wild Dog

aka とある古いハリネズミ

  • I live in Beijing
  • My occupation is An active editor of EVA Database (sort of)
  • I am Male
  • General Wild Dog

    两天后,慕尼黑火车总站。

    作为第三帝国的主要铁路交通枢纽之一,这里几乎每分钟都有火车进站卸下旅客或者货物,装载另一批旅客或者货物出站;也有一部分火车到站后并不急于出发,而是驶入车库等待调度。

    一队队德意志国防军在各个站台上穿梭,端着狙击步枪的士兵站在瞭望塔上扫视下方的人群,每一列进站的火车也都有专人进行更严格的检查——这几天保安措施明显强化——因为得到盟军特务在周遭区域活动的报告。然而就像之前提到的——他们没有考虑到这个盟军特务的体格——她能藏身于大多数人不能藏匿的地方——比如车厢天花板和车厢顶之间的夹层——一个正常体格的成年人不可能把自己塞进那么狭窄的空间——因此自然而然地被忽略了。

    火车完成检查被放行,进入地下车库,停放在几十列同型号铁道交通工具之间。日向看准时机离开藏身处,绕过偶尔出现的巡逻人员。按照之前缴获的绝密文件里的地图,她当前的目的地在车库的正下方,也就是需要找到梯子、楼梯或者电梯。

    沿着隧道走了一会儿,日向发现了电梯——在一扇锁得非常结实的铁栅门里面的储物间的远端。她掏出几颗子弹用匕首撬开底部,将火药倒在门锁的缝隙里,然后后退几步,把匕首朝门锁一丢。匕首撞击金属产生的火花引燃了火药。一朵小小的火焰在黑暗中绽开,门锁被炸坏了。

    推开门,日向发现电梯没有电源——所以这个储物间才被锁住——因为已经不再使用。她撬开电梯门,用手电筒照进去确认轿厢在里面,接着爬到天花板处打开紧急出口钻出去进入竖井,沿着维修梯爬到轿厢下面,丢下一根燃烧棒找到下方的电梯门,继续向下爬。

    现在日向位于一个小型铁路货物转运站。运往研究和生产超级士兵的秘密基地的物资首先被拖到这里短暂停留再送去目的地。她目前的任务是占领控制室,打开通向秘密基地的闸门,然后劫持一列火车。

    因为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人会侵入这里,仅有屈…

    Read more >
  • General Wild Dog

    文件夹里的文件内容确实与“绝密”相符,比如研究和生产超级士兵的秘密基地的位置——深埋于阿尔卑斯山的某处;以及帝国科学院的总部“新狼石城堡”的位置——在遥远的北方,波罗的海里的一座孤岛;还有两者的内部地图——虽然比较粗略。然而如果真的想让这些不得了的情报派上用场,日向得先返回地面。

    回到之前那个有几扇石门的大房间,日向发现来时的那一扇石门已经被一堆掉落的又大又沉的石块堵得严严实实的,也许是因为之前怪物大打出手的时候震动太强烈了。不过柳暗花明又一村,另一扇由于被压坏而无法通过的石门反而被震开了,看来是唯一的选择——无论这条路会将她带向哪里。

    但是就在日向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听见里面隐约传来枪声、爆炸声、嚎叫声还有惨叫声——可以预见前方的考验不会比之前更容易。

    门里面是一条曲曲弯弯细又长的隧道,而且黑咕隆咚。日向用胶带把手电筒绑在枪上当作临时凑合的战术照明灯,沿着有些坑洼的石头地面小心前行。她发现两边的墙壁上有一些长方形的格子,这些格子看起来是用于摆放棺材或者木乃伊的——而且问题在于虽然里面有明显的放置过棺材或木乃伊的痕迹,它们现在都空了。日向再仔细观察地面,有杂乱的脚印而且不像是现代人的。

    不知前进了多长时间,远处隐约出现了亮光。日向关闭电筒更加小心地往前走,复行数百米,视野豁然开朗。

    与此同时在这个被诅咒的地下皇陵的某处,方形的砖石通道里,几个党卫军士兵正在交谈:“简直一塌糊涂了!它们到处都是!”“这些怪物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只是来这里帮忙考古,不是和丧尸神马的对打!”“少将和准将的工作组也失联了!估计也是凶多吉少……”

    仿佛在回应他们的讨论一样,远处传来了令人起鸡皮疙瘩的惨叫,还有密集的枪声,都被建筑结构放大了。

    “你听到了吗?”“我真心希望没听到……”“跑路也许是个好主意。”于是这几…

    Read more >
  • General Wild Dog

    这里是天然形成的地下岩洞隧道网络,经过了奥托一世和亨利一世的建设和延伸,成为了他们的地下宫殿——或者说地下皇陵群落。超自然现象研究分院在这里铺设了地面和铁轨、还设置了支架和管线并且安装了电缆和卤素灯。由于良好甚至太好的照明,看起来日向很难继续前进时避免被发现——事实并非如此,为了维持灯光,附近的某处集中放置了发电机,它们工作时发出的声音被隧道放大了,甚至足以掩盖枪声和爆炸声,日向只需要注意别被人看见或者在看见自己的人发出警报之前将其干掉就行。

    “天亮前就能打通前往第一主厅的路。”“比计划的快多了。”“不得不承认虽然是一介女流,她们在工作上颇有一套。”一处简易搭建的小房子里面几个党卫军军官正围着桌子一边工作一边交谈,日向迅速悄无声息地解决了他们并且缴获了地图、文献、发掘记录、研究报告等——由此既雄辩又事实地证明确实不能小瞧女流之辈——据说无论在二次元还是三次元(尤其是二次元),最顶尖的特务、狙击手、王牌飞行员……三分之二是女性。

    借助地图日向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开始查看文件。历史上亨利一世和奥托一世都致力于领土扩张,尤其后者的野心可谓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竟然妄图重建当时已经灭亡近五百年的罗马帝国——通过征服原属罗马帝国的领土的方式。当然这一部分常识在任何历史教材里都能找到,但是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关于两位统治者醉心于黑魔法和邪恶的巫术甚至还召唤出大批来自阴曹地府的不死族士兵的传闻其实都是真的——由于扩张屡屡受挫,他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转向非常规手段——而根据缴获的文件,显然他们在使用这些非常规手段的时候出了岔子,不但未能实现霸业,甚至连人身安全都受到威胁,最后只能把这些危险的“玩具”——虽然正体尚未查明——深埋在地下希望后世无人问津。现在第三帝国正带着害死猫的好奇心和害死人的功利心释放已…

    Read more >
  • General Wild Dog

    生活对于日向来说也许并不完美,不过已经装满了蜂蜜和砂糖:生在一个富裕之家,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还有一个可爱的妹妹,在学校也被闺蜜们众星捧月。这样的生活显然已经别无他求,然而在神明眼中她身边还缺一个人。

    “出来吧,小猫咪。”一个穿着篮球背心和短裤并且用一只手臂夹着篮球的高中生——男性——站在除了自己以外空无一人的露天篮球场的中央,冲着外面的树丛说道。他每天下午放学后都来这里打篮球,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他发觉每次打球的时候总有人躲在附近偷窥。本来不想过多地留意,可是该男生自从发觉自己被偷窥之后就无意识地在打球时加入了耍帅的动作——不由自主地留意这件事的证明——终于他决定会会这个偷窥者。

    “喵。”随着柔柔的声音从树干后面探出一颗粉色长发的小脑袋,紧接着走出一个穿着小学生制服的、仿佛摆在高档玩具店的橱窗里展出的名工匠制作的洋娃娃一样精致的身影。

    于是当天剩下的篮球时间被改成了聊天时间。男生坐在长椅上,日向坐在长椅的另一边。从对话中可以了解到男生名叫长谷川昴,在附近的高中就读,其父长谷川银河是位有名的地质学家——因此他将来准备子承父业钻研地质学;而他最喜欢的运动是篮球,并且已经是小有名气的业余篮球运动员——因为其父也是本地的业余篮球运动员的个中高手。日向在偶然从这个几乎没人使用的篮球场旁边经过的时候被昴打篮球的英姿——也就是俗话说的运动中的男性散发出的魅力——所吸引,经过几天的侦查——呃不对!是观察之后她确认昴每天都在一个特定的时间来这里打球——正好是自己放学后——从此就每天准时赶来偷窥——呃不对!是观摩。

    那天昴把自己的篮球送给了日向,两人开始了一段禁忌的恋情——呃不对!是以朋友未满为开端的关系。

    从第二天开始昴依然每天准时来这里打球,只不过多了个小小的观众兼粉丝,就坐在边线外面的长椅上。当然他…

    Read more >
  • General Wild Dog

    一个穿着橙色的画着火苗标志的中型外骨骼动力装甲作战服、手持由一根导管连接着背上的燃料罐的喷射装置的士兵正站在走廊里,偶尔走动几步。火焰是人类掌握的第一种自然力也是第一种能源,它使人类将自身与动物区分开来。而火焰亦是人类最早使用的武器之一,并且一直被改造得更加致命。这种叫“火龙兵(Feuerdrache Soldat)”的德意志国防军的近战突击步兵就是火焰作为武器的致命性的最新表现形式之一,装备的喷火器只需要几秒钟就能制造出一堵恐怖的火墙,不仅仅将有机物还原成二氧化碳和气态水,在心理上产生的震慑作用就足以说服对手转身没命地逃。当然俗话说“进攻是最好的防守”,但是辩证地看,不懂防守就不能进攻。火龙兵的外骨骼动力装甲作战服不仅仅能有效防御大多数盟军的步兵武器的连续射击,更兼具防火功能,使其成为了战场上的人形喷火坦克。事实上将外骨骼动力装甲作战服涂成醒目的橙色就是故意告知盟军火龙兵来了,先行瓦解其士气,就像斯图卡俯冲轰炸机故意安装了能在俯冲轰炸时发出高分贝尖啸的发声装置一样。

    这个火龙兵得到的命令是看守这条空荡荡的走廊,因为城堡最上层的监禁区发生了越狱事件,某个重要的囚犯逃跑了还杀了好几个军官和士兵,抢走了大量武器。不过整个城堡是建造在山顶上的,只有一个出口——正门的缆车站,而这个走廊是从城堡最上层前往缆车站的必经之路,只要将这里守住,那个逃犯的越狱之旅也就到此为止了。火龙兵哪里晓得他其实如此接近自己正在等待的目标——就在头顶上,藏身于天花板的一个通风口的栅格窗里面——显然通风系统被逃犯利用的可能性被完全忽视了。

    日向透过栅格窗的缝隙观察外面,等待着出击的最佳时刻。当火龙兵从通风口正下方走过去之后她悄悄把栅格窗向里面打开,而蒙在鼓里的火龙兵再次出现在通风口下面的时候她突然伸出双手抓住其…

    Read more >